pk10开奖 游戏 游戏系统 带着地球去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pk10开奖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流星火雨

带着地球去封神 笙箫剑客 4022 2018.10.08 08:06

  大乾王朝,招摇郡。

  巍巍青丘山坐落在青丘府中部,山南盛产玉石,山北多出产青雘,山中树木葱郁,常有九尾狐、灌灌等妖兽出没。

  治所青丘县南下翼泽县的官道,正好穿过青丘山。

  为了确保往来官吏周全,同时也为商旅游人在茫茫大山中提供一歇息落脚之地,官府在一峡谷凹陷处,建了一处驿站,取名青丘。

  青丘驿站三面环山,不过是一座前后两进的院子,甚是简陋。

  倒不是官府敷衍,实在是翼泽县乃朝廷一偏远县城,人烟稀少,商贸凋零,又是边疆要塞,常有青丘国妖族大军越境来犯,一年也难有几次接待。

  初冬时节,天地间已经有了一丝寒意。

  驿丞柳阜收起往日的散漫,亲自打点一切,跑前跑后,更是不顾几名投宿商人抱怨,把他们赶到前院偏房暂住,将后院整个腾出来。

  商人投宿可是驿站主要收入来源,柳阜平时巴结还来不及呢,可驿站今天住进一位天大的人物,容不得柳阜不小心伺候。

  晚饭过后,柳阜带着压箱底的宝贝,用紫薇木盒装着,前往后院拜会,如果能入贵人法眼,那他可就要飞黄腾达了。

  不想才刚走进院子,就被守门的玄甲卫士拦住,冷冷说道:“王爷已经歇下,概不见客,回吧!”

  “那我明日一早,再来给王爷请安。”柳阜不敢争辩,悻悻退下。

  殊不知,玄甲卫士也是心中发苦,他们的主子,大乾王朝十五皇子,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

  倘若王爷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护卫都要跟着陪葬。

  …………

  傍晚,仙禽归巢,偶有猿猴鸣叫,山泉涧涧。

  远方天际烧起一团一团的火烧云,云海化作熊熊烈焰,变幻出万千火焰妖兽,似乎要将天穹烧穿,煞是壮观。

  前院。

  几名商人围坐在红泥火炉边,火炉上正烫着当地有名的青花酒,就着酱牛肉、花生米,闲聊扯淡,借以消磨这漫漫长夜。

  他们都是往来两县的客商,贩卖灵谷、丹药、符箓、法器之类的商品。

  “明年开春,妖国又该大举进犯了。”

  “打就打呗,打了上千年,也没分出个胜负。”

  “不打仗,我们喝西北风啊。”

  “哈哈~~~”

  商人重利轻义,哪里还管别人死活,一名肥胖商人突然压低声音,颇为兴奋道:“你们猜,住在驿站的是哪一位皇子?”

  “老赵,你不要命了,胆敢妄议天家之事。”其他商人面面相觑,有的已经准备起身离开,笃定不参合进来。

  老赵却很镇定,笑道:“看把你们紧张的,我有一位堂兄在神都做生意,来信说,前不久秦王犯事,被贬为青丘县王,发配边疆,八成就是这位主。”

  “那也不是你我可以议论的。”

  话虽这么说,几人却是重新坐下,相比地位仅次于太子的封王,一位发配戍边的县王,威慑力可就下降好几个档次。

  “这位王爷到翼泽县就藩,首要任务就是抵御青丘国来年的进犯,到时,还不得跟我们打交道。”老赵揭开谜底。

  诸位恍然,原来老赵用意在此,他们几位几乎垄断了翼泽县商路。所谓流水的县尊,铁打的商会,不管是谁主政翼泽县,都必须仰仗他们。

  “你说,咱们要不要去拜见一下这位王爷?”商人重利,如果能提前跟这位主搞好关系,还愁没灵石赚。

  老赵原本是想独自拜见的,只因担心分量太轻,这才把其他人拉下水。

  正聊着,柳阜走了进来。

  老赵豆大的眼睛骤然一亮,十分热情地请柳阜坐下,更是亲自斟上一杯热酒,亲热说道:“柳大人,可是见到王爷了?”

  柳阜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水下肚,一团滚烫的热气猛地从体内爆发开来,驱走一身的寒气,实在畅快。

  青花酒中因为掺入青丘山独有的青花,入口醇厚,实乃当地一绝。

  柳阜喝完,瞥了老赵一眼,将对方心思看的一明二白,这些商人平时仗着后台硬,从来都不拿正眼看他的。

  柳大人?

  就在昨天,他们还一口一个柳老倌,讥讽他只是一个跑堂的。不过,柳阜还真不敢得罪这些主,道:“王爷已经歇下了,不见客。”

  “那明日一早,还请柳大人替我们引见一二。”老赵却是不气馁,不动声色地递上10颗下品灵石。

  其他商人也都各有孝敬,出手极为阔绰。

  柳阜心中一喜,正要一一收下,就这些孝敬,抵得上他半年俸禄了,这些商人平时不显山露水,其实个个富得流油。

  就在这时,天空传来一声霹雳炸响,如惊雷,震动四方,柳阜下意识抬头看向屋外,吓得灵石掉在地上,浑然不觉。

  其他人也是惊呆当场。

  只见原本碧净澄澈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跟远方的火烧云一般赤红如血,眨眼间,就有无数火球从天而降,目标正是青丘驿站。

  “是,是术法!”老赵吓得腿脚发软,脸上肥肉不住抖动。

  脸盆大小的火球,拖着长长的红色尾焰,如陨石般急坠而下,将天空整个照亮,还没靠近,逼人的热浪就把驿站变成大烤箱。

  喧嚣的山林瞬间寂静无声,正在觅食的妖兽吓得瑟瑟发抖,逃回洞穴。

  轰!

  火球摧枯拉朽地砸穿屋顶,无数木屑碎片激射而出,跟着就被热浪点燃,化作星星之火,势要将整个驿站化作火海。

  几人当中,到数柳阜最为镇定,迅速从怀中掏出一张略显粗糙的黄纸符箓,掐诀念咒,激发符箓,在头顶形成一道白色光幕。

  正是光罩术。

  按大乾律令,文官必须是修士,武将必须修武道,概莫能外。柳阜虽然只是一名不入流的驿丞,但也懂一些修真皮毛。

  “快进光圈!”柳阜大吼。

  老赵等人这才回过神来,连滚带爬,躲进光幕。

  轰!

  又是一颗火球凌空砸下,刚好砸中光圈,看似流光溢彩的光幕,就像玻璃罩一般,一击即碎,化作点点白光,消散无踪。

  好歹,挡下了这一击。

  哇!

  光幕消散,柳阜感同身受,吐出一口大血,精神瞬间萎靡下去。他不过是一名锻体前期的修士,才刚踏进修真门槛,又能有多少能耐。

  老赵等人更是不堪,虽然个个身家丰厚,奈何没有灵根,无法修炼,就算给他们一沓符箓也没用。

  他们带来的武士扈从,此刻怕也已经葬身火海。

  “你们看!”

  正在绝望之际,一人指向后院。

  不知何时起,后院已经被一个巨大的金色光圈罩住,无数火球砸下,光罩表面荡起一圈圈金色波纹,屹立不倒。

  “快!”

  老赵等人一激灵,搀着柳阜向后院跑去,好不容易穿过火海,来到光圈边缘,却发现光圈如金刚罩一般,根本进不去。

  “放我们进去~~~”

  “救命啊,救命~~~”

  “王爷,救救我们吧~~~”

  “王爷,救命啊,王爷~~~”

  老赵等人呼天抢地,奈何光圈纹丝不动,就在这时,又一颗火球凌空砸下,他们躲避不及,瞬间就被烧成焦炭,化作灰灰。

  术法之下,岂有普通人的生机。

  …………

  此时的后院,又是另一番情景。

  正房内,一名青袍老者盘膝而坐,头顶一座七层金色宝塔正滴溜溜转动,金光罩正是由宝塔激发而出。

  二十名玄甲护卫在一名银甲将军指挥下,悉数退到房间。

  离他们不远处的床榻上,躺着一位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双眼紧闭,正是昏迷不醒的十五皇子。

  一名宫装女子手持短剑,守在床榻旁。

  青袍老者额头汗珠如雨滴般滚落,眼见玄甲护卫都赶回房间,立即收缩金光罩,由整个后院缩小至一个房间。

  没了金光罩,后院瞬间化作火海。

  前后不过十分钟,青丘驿站就被彻底摧毁,化作焦土,独剩一间房孤零零立在夜色中,屋顶、墙壁悉数被毁,很是寒酸。

  玄甲护卫的紫瞳魔虎坐骑,四散而逃。

  十五皇子带来的上百名仆从、侍女、工匠,因为无处可藏,一一葬身火海,那些为就藩准备的各类物资,也都被烧成灰灰。

  碰碰碰~~~

  一个个火球如密集的鼓点,不停撞击金光罩,荡起的金色波纹越来越大,甚至往下凹陷,眼看就要破碎。

  “噗!”

  青袍老者终于坚持不住,吐出一大口血,将胸前长袍染的鲜红。

  其他人见了,一个个心都提到嗓子眼,倘若没了光圈防护,面对这等毁天灭地的术法,他们必死无疑。

  青袍老者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也不细数,全数倒入嘴里,脸色一下潮红,就像喝醉酒一般,神光奕奕。

  老者手掐法诀,头顶金色宝塔再次大放金光,重新稳住。

  天空的火雨,良久才散去。

  可在场之人没有一个神色轻松,玄甲护卫在银甲将军调度下,紧紧攥着手中兵器,随时准备战斗。

  “嗷~~~”

  果然,火雨刚停,外面就传来震天嘶吼,转瞬间,火光中就冲进来百余头妖怪,或狗头人身,或猪头人身,或牛头人身。

  更有还没完全化形的小妖,四肢着地,面目狰狞。

  妖怪们或持狼牙棒,或耍流星锤,或提大砍刀,一个个杀气腾腾,妖气冲天,卷起飒飒阴风,犹如群魔乱舞,撕裂黑夜。

  领头的是一头黑牛妖,身披黑色铠甲,手持玄铁锤,赫然是一名妖将。

  “帝国境内怎么会有大妖,还有妖将?”

  银甲将军越众而出,“你们是哪一路妖军,胆敢在帝国境内放肆!!”

  “呸!”

  牛将军根本不屑回答,提锤杀将上来。

  银甲将军见了,脸色一沉,手中银环沉铁枪猛地一抖,身子已经冲出金光罩,跟牛将军对上,枪锤相击,金石交鸣,火光四射。

  璀璨银芒跟铁锤绽放的幽蓝光焰,在夜空中交相辉映。

  不但好看,更加危险。

  铁锤随意砸下,地面便出现大窟窿,周围更是遍布道道裂痕。银枪也不示弱,枪芒扫过,一人合抱的圆木柱子无声无息地拦腰截断。

  高手对决,旁人是插不上手的,擦之即伤,碰之即死。

  双方身影呼闪呼现,一招一式,势如奔雷,气若惊鸿,卷起漫天火星,很快就打到战场边缘,周围已无一根立着的建筑,转瞬夷为平地。

  “杀!”

  玄甲护卫跳出光圈,跟剩下的妖怪厮杀到一起。

  夜,深了。

  熊熊火光映衬下,人妖之间的厮杀无比惨烈,无头尸体被烈火烧成焦炭,流淌的鲜血被热浪蒸腾,化作红雾,飘散在空气中。

  人间如炼狱......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凭空出现一座覆盖整座驿站的红芒大阵,以黑丝勾勒线条,组成神秘莫测的图案,缓缓转动。

  周遭红雾悉数投入大阵,瞬间吞吐一空。

  阵中有无数黑鸦鸣叫,一身羽毛漆黑如珍珠,拖着长长的黑色尾焰,惬意地上下飞腾,沐浴在血雾之中,犹如收割生命的死神,寂静黑夜的使者。

  青袍老者大惊,“黑鸦嗜血阵!”

  “忠叔,很危险吗?”宫装少女很是不安。

  “黑鸦嗜血阵以鲜血为媒,以死灵为魂,可以成倍提升妖怪战力,敌人背后定有妖族高级术士,是我大意了。”

  还没等忠叔说完,红芒大阵已经起了变化,凭空一震,无数红芒投入黑鸦体内,跟着大阵消失,一只只血红乌鸦飞向正在厮杀的妖怪。

  乌鸦入体,妖怪发出震天嘶吼,双眼瞬间赤红如血,肌肉凭空暴涨,陷入狂暴噬血状态,犹如人间凶兽。

  此消彼长,玄甲护卫一下落在下风,呼吸之间,就有三名护卫倒在血泊中,肢体被妖怪撕成两半,放进嘴里,大口咀嚼。

  “哇呕~~~”

  宫装少女终于扛不住,呕吐不止。

  忠叔眉头紧蹙,心中已是有了决断,逼不得已,他只有燃烧灵魂,拼死也要带着殿下逃离,“到底是谁,要对殿下下此狠手?”

  不为人注意的是,十五皇子缓缓睁开双眼,眼中迷茫一闪即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北京赛车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pk10计划 秒速快3 pk10开奖结果 线上彩票开户 彩票开户平台 pk10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