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游戏 游戏系统 带着地球去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pk10开奖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功德缕缕修行疾

带着地球去封神 笙箫剑客 2265 2018.11.02 18:00

  夜,青丘王府。

  静室中,乾元照例祭炼了一遍造化鼎跟惊鸿剑。

  短期内惊鸿剑只能耍耍酷,并不能发挥出真正的杀伤力,但还是要祭炼不缀,总有一天,它会绽放出应该属于它的璀璨光芒。

  好在还有巴雷特。

  祭炼完两件法器已是夜深,万籁俱寂,乾元开始调息打坐,观想《禹余道人月夜打坐图》,以恢复、壮大灵魂之力。

  他的跟前摆着一个香炉,上面点着三支上好檀香,有缕缕青烟升起。

  在檀香作用下,乾元很快就进入定中,心神沉浸于无法言喻的修行妙境,明月如轮,缓缓转动,将一丝丝元气转化为灵魂之力,如甘霖降世。

  这便是修行之乐。

  早在年前,乾元就已经巩固了壮魂前期修为,又经过近四个月的苦修,一身修为甚至有了一丝松动迹象,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至壮魂中期。

  如此惊人的修行速度,怕是只有上古修士才能比拟。

  这其中,除了体内功德玄黄之气残留以及祭炼本命法器之故,更重要的,还是新进涌入的功德玄黄之气。

  就像现在。

  乾元打坐修炼之时,头顶上方凭空就会出现缕缕功德玄黄之气,如烟似幻,从头顶百会穴涌入,被吸收、转化为灵魂之力。

  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其他修士羡慕不来的。

  对天地有功,对人间有德,都可称作是功德,治理英水如此,实施新政、修筑道路、兴修水利以及整肃官场,亦是如此。

  就像乾元之前说的那样,平等是德,尽职是德,担当亦是德。

  自扫荡张家以来,翼泽县吏治清明,县衙奋发进取,商贸日渐繁荣,兼且又为百姓办了不少实事,自然就会有天地功德降下。

  这其中,固然有文武官吏操劳之功,可乾元作为翼泽县藩王,总揽全局,肩上担子最重,获得的功德自然也是最多的。

  天道至公。

  这些功德虽然不是集中降下,但是日积月累,时间一长,还是非常可观的,把乾元修为大大地往前推了一步。

  除此之外,就不得不提乾元献给神都的水泥配方了。

  配方最终被交到工部,在神都郊外一口气建了三座水泥厂,用以翻修道路、兴修水利设施等工程。

  乾元作为水泥“发明者”,同样可以从中分到一杯羹。

  虽然占比不高,但架不住量大啊,可以预见,随着水泥在大乾推广开来,乾元将源源不断地获得功德。

  有此功德,乾元修为还不得跟坐火箭一样。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如果把功德之气比作纯粹的、可直接吸收的天地灵气,那么乾元现在等于是以引气期的修炼方式,做着壮魂期的事情。

  高阶打低阶,不快也不行。

  如果把壮魂期的修为容量比作一口水塘,修炼就是用瓢往水塘里加水,一日一瓢,日积月累,总能把水塘灌满。

  这需要耐心,穷十年之功。

  可乾元现在是直接用水桶往水塘里注水,一天相当于常人半个月,跟作弊一样,修为突飞猛进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就是为何修士一门心思想做官。

  在神都,乾元虽然贵为秦王,奈何无法参知政事,没办法获得功德,兼且资质极差,修炼自然跟蜗牛爬一样。

  到了翼泽县,到有了海阔凭鱼跃之感。

  照此进度,估计用不了多少年,乾元的修为就能迎头赶上,就是跟他那位惊才绝艳的十三姐比,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想要成就霸业,个人实力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

  三月廿七,阴。

  炼制好本命法器,乾元只在县城待了一天,就带着亲卫队直奔翼泽关而去,眼看大战在即,他要前往前线督战。

  县衙有忠叔坐镇,乾元很放心。

  实际上,如果只是要维持现状,县衙,甚至包括府衙,平时都很清闲,并没有堆积如山、永远都处理不完的公务。

  不然清修士也玩不转。

  翼泽县衙忙,那也只是相对的,无需乾元事必躬亲。

  走在刚修好的官道上,打了铁掌的马蹄跟水泥路面亲密接触,发出“嘎达、嘎达”清脆而富有节奏感的声音。

  乾元这次没有坐车,而是骑着一匹枣红龙马,身上套着一件皇族专用的潜龙铠甲,猩红披风猎猎作响,惊鸿剑背在身上,俨然是一位出征的将军。

  凭空增添了几分铁血气息。

  随着冰雪消融,大地回春,道路两侧已是绿意盎然,柳树抽出新芽,随风飘荡,不知名的小花迎着阳光朝露,悄然绽放。

  更远处的田地里,穿着白大褂的农夫一手扶犁,一手挥舞着鞭子,赶着大水牛翻地犁田,为即将到来的春播做准备。

  牧童骑牛而过,响起悠扬的笛声。

  见到王爷车架,大家莫不停下手中活计,恭敬行礼,黝黑、憨厚、质朴的脸上,有着发自内心的爱戴。

  这就是民心。

  同样,以乾元敏锐的感知,也不难捕捉到农夫脸上那一抹焦虑与恐惧,那是对战争,对妖族的畏惧。

  这种恐惧经过上千年的累积,早已深入大乾人的骨髓当中,挥之不去。

  抵达边关镇时,这种情绪越发浓烈。

  相比上一次,街上行人明显少了很多,稀稀拉拉,个个行色匆匆,寡言少语,一些商铺甚至已经关门。

  历史上曾有过妖族大军冲破翼泽关,杀进关内的惨祸。

  一旦翼泽关失守,边关镇首当其冲,最近的一次发生在三十三年前,整座小镇被夷为平地,化作焦土。

  妖族是残暴的。

  他们一旦杀进境内,烧杀劫掠,简直无恶不作。

  镇上老人对此至今还记忆犹新,那些妖怪毫无军人的自觉,以杀人为乐,死了都不得安生,被丢给小妖当食物,最后只留下一架架白骨。

  女人被奸淫,翼泽县一大半的半妖就是这么诞生的。

  妖怪不仅嗜杀残暴,更可恶的是,他们还保留着动物敏锐的嗅觉,人们不管躲到哪,都能被这些畜生找到,揪出来杀死。

  一位靠躲进粪坑才得以幸免的老人,颤颤巍巍道:“那简直是一场噩梦。”

  因此,每到战争来临之际,镇上居民就会暂时躲到县城避难,也有一些人躲到乡下暂避风头。

  昔日繁华的小镇,一下变得冷清起来。

  只有那些贩卖战争物资的商人会铤而走险,从其他地方涌到边关镇,有的更是在军营外面摆起了小摊。

  街上除了行人,还能看到士兵的身影,那是负责押送粮草的新兵营将士,边关镇是距离前线最近的一个战争补给点。

  翼泽关的粮仓就建在边关镇。

  往年,县令都是在边关镇坐镇,负责粮草物资的调集,乾元却是没在边关镇多做停留,直接率部前往翼泽关驻守。

  他有信心打赢这一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pk10游戏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官网 官方彩票开户 pk10游戏 pk10开奖 购彩平台官网 pk10开奖结果 官方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