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游戏 游戏系统 带着地球去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我非鱼肉

带着地球去封神 笙箫剑客 2997 2018.10.14 09:00

  乾元快步走出房间,许褚已经守在门外。

  只见忠叔房中金光大作,隐有风雷之声,已是祭起他最得意的法器金光塔,在空中滴溜溜转着,绽放道道金色毫光,浑圆厚重。

  一柄白色飞剑化作游龙,正跟金光塔缠斗不休。

  剑塔之间的每一次碰撞,都能荡起一圈圈能量波纹,绚烂夺目,房中剑气纵横,将墙壁、家具、房梁斩得七零八碎,木屑纷飞,就差没把房子拆了。

  修士之间的斗法就是绚丽,光卖相就甩武者几条街,争斗中,飞剑破不了金光塔的防护罩,金光塔也无法摆脱飞剑的纠缠。

  一时间难分上下。

  出窍期修士没有法力护体,争斗起来难免束手束脚,就像此刻的忠叔,祭起金光塔之后,只剩下天赋小神通以及符箓等有限手段可用。

  如果是本命法器,操控如意,则另当别论。

  偏偏敌人御使飞剑,本人却不知躲在哪个角落,忠叔就算有千般手段,也无从使出,只能这么僵持着。

  唯一占优的是,敌人远距离御剑,只要还不是引气期修士,那灵魂之力的消耗一定比忠叔大,会更早败下阵来。

  从敌人御剑时无法很好地收敛剑气就可知,一定不是引气期修士。

  但凡剑修,讲究的都是一往无前,刚猛勇进,绝不跟敌人做过多纠缠,飞剑即出,必饮血而回,往往十数个回合就会分出胜负。

  此人目的只是缠住忠叔,算是剑修中的异类。

  望着那如蛟龙一般的飞剑,乾元眼中满是羡慕,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禹余天,飞剑绝对是最受欢迎的法器,没有之一。

  十个修士中,至少有六个选择飞剑作为主要法器。

  御剑术更是一门高深技巧,除了要有人传授,还得有相应天赋才行,练到极致,可达到剑气雷音,乃至剑化分光的奇妙境界。

  传说,还有一剑破万法的至高境界,想想,天外一剑飞来,敌人所有术法、道术通通烟消云散,何等威风。

  乾元收回目光,本能感到不安。

  敌人缠住忠叔,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冲着他来的,必定还有后手。

  果然,就在忠叔被缠住时,四周院墙黑风滚动,跳下一个个黑衣人,都以黑布遮面,粗略一数,竟不下百人,最低都是武士。

  起风了。

  空中明月悄无声息地隐没进云层之中,就连星辰都黯淡下去。

  此时已是深夜,除了守夜的护卫,府中一干人等都已歇下,忠叔一声怒吼,全部冲出屋子,一看究竟。

  黑衣人训练有素,见人就杀,灿烂刀光在漆黑夜色中一闪而过,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半妖无力倒在血泊中,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空气中荡起血腥味。

  让人惊奇的是,这些半妖竟然没逃,顺手拿起木棍、花锄等简陋武器,向乾元方向跑来,看情况,竟是要跟乾元并肩作战。

  护主之心,让人敬佩。

  乾元喝道:“都进屋去!”

  半妖忠心可嘉,现在却不是逞能的时候,面对全副武装的武者,再多的普通人也只是送菜,帮不上一点忙。

  敌人只需派出一名武师,就能把半妖全数料理了。

  半妖们听了,不甘心地退回房间,那些黑衣人也不去追,像幽灵一般,径直朝乾元围杀过来。

  九名护卫在第一时间集结,守在乾元跟前。

  乾元喝问:“你们是什么人,胆敢袭击王府?”他当然不指望能喝退敌人,这么做一是拖延时间,二则也是真的好奇。

  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谁竟然这么疯狂,竟敢直接袭杀王府。

  “杀你报仇的人。”

  前面一名手持重剑的黑衣人竟然说话了,言语中说不出的畅快。

  “报仇?你们是李家人?!!!”

  乾元能想到的仇家也只有李家了,心中默默推算李家实力,除了御剑的神秘人,其他到也基本吻合。

  李家除了李烽兄弟二人,还有不少族人,个个习武,如果再从屯军中抽调一些铁杆心腹,倒也能凑齐百人之数。

  只是,这未免太疯狂了。

  如果是这样,乾元到宽心不少,李家肯定不知道许褚实力。

  另一名黑衣人眉头大皱,“跟一个将死之人说什么,杀!”说着,手中重剑一抖,化作黑色流光,闪电般刺向最前面的一名护卫。

  剑身之上黑光流转,赫然是武宗才有的元气外放之相,黑色身影随剑而行,鬼魅一般的身法甚至让人无法看清其真实面目。

  那玄甲护卫好歹也是武师中期高手,在黑衣人一刺之下,竟然招架不住,虽然勉力格挡,还是被一剑刺中肩膀,受了重创,鲜血瞬间浸染了铠甲。

  其他黑衣人见状,凶神恶煞地围杀而上。

  护卫队寡不敌众,敌人又有李炳这样的武宗强者压阵,不敢硬拼,迅速结成六合剑阵,把乾元牢牢护在身后。

  他们知道,自家阵中还有一尊杀神没登场呢。

  因此并不如何慌乱。

  乾元继续用言语挤兑:“武宗强者,阁下便是李家家主李炳吧?你好歹是宗师级人物,何必藏头露尾,作鼠辈打扮,岂不有失身份?”

  他要确认,来的是否是李家之人。

  “哼!”

  黑衣人声音中明显带着羞怒之意。

  乾元心中大定,指着第一个开口的黑衣人,对许褚道:“留下那个活口,其他的都杀了。”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就是李烽了。

  难怪乾元感觉声音有些耳熟。

  “遵命!”

  许褚早就蓄势待发,提着火云刀,悍然加入战场,径直杀向李炳。

  李炳也一直注意这边呢,见许褚下场,二话不说,舍下护卫,朝许褚杀来,只要杀掉此人,就大局可定。

  一上来,李炳就使出杀招——怒炎黑蛟斩。

  只见他手中黑色巨剑猛地一抖,流光化作滚滚黑炎,迅速覆盖剑身,犹如一条黑蛟缠绕,剑尖之上,黑蛟头颅猛地涨大,咆哮着离剑而出。

  一股悠远的凶煞之气瞬间弥漫开来,让人胆寒。

  “有点意思。”

  许褚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手中火云刀同样一抖,顷刻间化作一条足有成人腰粗的火龙,气势比那黑蛟还足,甚至还仰天咆哮。

  “武宗后期!”

  李炳立即判断出许褚实力,脸色瞬间煞白,心中已是凉了一半,苦涩、懊恼、愤怒等滋味涌上心头,难以言述。

  到了武宗境界,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天壤之别,往往需要一年,乃至数年苦修,李炳实在没信心能击败许褚,更不用说击杀。

  他隐约猜到,自个可能中了别人圈套,成了一枚可怜的棋子。

  说话间,火龙已经窜出,热浪逼人,正好对上黑蛟。

  吼!

  火龙张开血盆大口,瞬息之间咬住黑蛟脖子,跟着全身缠绕而上,烈焰猛地爆发,将黑蛟死死箍住。

  黑炎、红炎相继爆发,互相裹挟着,向李炳冲去。

  以两人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内的空气就像被点燃一般,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热浪滚滚,煞气翻腾,烟尘弥漫。

  周边飞沙走石,有风暴肆虐。

  无论是黑衣人,还是玄甲护卫,但凡被热浪冲到,皮肤立即烧焦,发出阵阵惨叫,撕裂夜的寂静,人也被吹得东倒西歪。

  何等恐怖。

  浓烟之中,李炳“哇”的吐出一大口血,已是受了极重的内伤,血液被热浪一吹,滴落在脸上,映衬出李炳如恶鬼一样的脸。

  “父亲!”

  李烽见了,神情焦急,再没了之前的得意。

  “不,我不能输。”

  “输了,李家就没了。”

  李炳就像疯了一样,开始胡言乱语,神情越疯狂,眼神就越坚定,握着重剑的手在不住抖动,显示其内心正在做着何等剧烈的挣扎。

  不管是不是阴谋,李家都没了退路,唯有杀了乾元,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为此,

  就算下地狱,

  又如何?

  李炳突然笑了,配合满脸的鲜血,相当诡异,让人见了不觉打寒颤,双眼更是赤红,有黑色烈焰在燃烧。

  跟着,就看到李炳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通红的药丸。

  这是三日断魂丹。

  如果说,之前周青服用的碎玉丸取玉石俱焚之意,副作用巨大,那么断魂丹则更胜一筹,它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换取战力短时间内的大爆发。

  服下此丹,不论输赢,三日必死。

  “父亲,不要!”

  李烽目眦尽裂,疯了一样朝李炳冲过去。

  李炳抬头,看了李烽一眼,眼神中有期许、有决绝、有无奈,跟着再不犹豫,将三日断魂丹一口吞下,丹药化作红色液体流入四肢百骸,然后疯狂蠕动,点燃他的血液,燃烧他的肉体精气,化作滚滚元气。

  “父亲,不要啊~~~~~”

  李烽肝胆俱裂,眼角泪水控制不住地奔涌而出,整个人都绝望了。

  “啊!!!!!”

  李炳叫的疯狂、惨烈、痛苦而畅快,就像一头即将走向末路的洪荒巨兽,爆发出最后的能量,誓死也要捍卫兽王的威严。

  既然要死,那就战个痛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官网 pk10开奖 彩票开户平台 彩票开户平台 线上彩票开户 pc蛋蛋注册 pk10开奖记录 彩票开户平台 秒速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