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游戏 游戏系统 带着地球去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朕若不给,你不能抢

带着地球去封神 笙箫剑客 2117 2018.11.13 09:00

  夜,翼泽关。

  盯着系统界面显示的“68000点杀戮值”,乾元很是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光是乙档召唤就能进行三次。

  可惜,距离甲档的十万点还有不小差距。

  乾元抑制住强烈的召唤冲动,毕竟除了召唤,领地接下来的发展也要用到很多杀戮值,看上去不少,可也要节约着花。

  到底如何分配,还是回到县城再考虑吧。

  就在乾元思筹怎么剁手时,忠叔敲门走了进来,在下首坐下,欲言又止。

  乾元泡了一壶灵雾茶,笑道:“忠叔,咱们之间还需要客套吗?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他发现,今晚的忠叔有些反常。

  忠叔喝了口热茶,似乎在组织语言,“殿下,这轮春季战役,其他地方什么情况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在青丘府,可是两个极端啊。”

  乾元明白忠叔的意思。

  青丘府战场,翼泽县仅凭一县之力,不仅挡住虎魔军进犯,还先后共计歼灭近六千妖军,斩杀虎魔将,战绩辉煌。

  相比之下,青丘府衙的表现就只能称得上是惨败了。

  南关、英水、白壁三县被打得千仓百孔不说,就连青丘府都差点沦陷,很是狼狈,最后靠一场“不得已”的反击战,才维持住一点颜面。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乾元同样饮了一口茶,悠悠说道:“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所以要主动争取啊。”忠叔显得有些激动,“以殿下这次立的战功,完全可以更进一步,将封地扩展至整个青丘府。”

  乾元没说话。

  忠叔道:“翼泽县这潭水还是太浅了,就算折腾出花来,天花板在那,也就那样了,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殿下是潜龙,岂能长久困于浅滩。”

  乾元笑笑。

  忠叔见殿下迟迟不表态,急了,“不说这些虚的,那就说点实际的。这次虎魔军在殿下手上栽了个大跟头,以妖族睚眦必报的性格,等他们恢复元气,是一定会展开报复的。”

  “等到那时,就算倾尽全县之力,榨干翼泽县最后一点战争潜能,难道还能对抗一个妖族万人队吗?而以青丘府的尿性,一旦翼泽县遭遇袭击,他们八成会选择作壁上观。”

  “殿下就算不为自个儿考虑,也该为翼泽县十几万百姓的安危考虑,既然选择了冒头,那就没有回头路了。”

  乾元终于动容,他承认,他被忠叔后一点给说服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古往今来,枭雄权臣之路都是荆棘遍布,不进则退。既然选择参与进来,就不可能说退就退,因为很可能已经没了退路。

  这就像一个戏水者。

  一开始只在小溪流中,溪水不仅流淌缓慢,而且只到膝盖,赤脚就能逆流而上,一点阻力都没有,可以随意进退。

  可如果这位戏水者追求刺激与挑战,走进了瀑布上游的湍流之中,那就只能一直往上走,不能后退。

  因为后面就是万丈深渊,退一步就得粉身碎骨。

  翼泽县这次表现的太惹眼了,人心就是如此复杂,等到战争的创伤慢慢平复,其他人不会感激翼泽县的功劳,而只会嫉妒与忌惮。

  对乾元处处戒备。

  真要那样,就算乾元有系统帮助,也难有什么大的作为。

  系统的力量不是无限的,它只是提供了某种可能,具体能走到哪一步,除了乾元本人的努力,也跟时运、大势相关。

  大势不成,徒呼奈何。

  龙困浅滩,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无法翻江倒海。

  如果乾元能借此战功,一举入主青丘府,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府跟县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

  不说有重新夺嫡的能力,最起码,有了真正的自保之力。

  就算依旧是一颗棋子,那也是一颗举足轻重的棋子,而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摆弄,随时都可弃子的那种。

  问题是,可能吗?

  大乾法度森严,赏罚分明,按乾元的战功,擢升一级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可那是最理性的情况。

  在神都,有的是人不愿意乾元冒头,同样是赏,只需随便换一个由头,就能让乾元的算盘落空。

  无论是大乾,还是禹余天的其他王国,斗争规则都是类似的,既崇尚法度,又迷信武力,最完美的就是两者兼备。

  这就立于不败之地。

  如此,你就可以跟身份尊贵却实力稍弱的人讲法度,束缚其手脚;跟身份低微却实力稍强的人讲武力,以力压人。

  就像乾元。

  虽然贵为皇子,却在一个边远县城缕遭刁难。

  说到底,并不是说张李两家真有多强,而且乾元被远在神都的那些敌人用法度束缚住手脚,不能做师出无名之事罢了。

  否则。

  乾元又何须忍气吞声,直至抓住两家犯罪证据,用法度配合实力,一举将两家覆灭,彻底树立威信。

  忠叔提议:“殿下何不跟长孙大人写信,请长孙大人在神都代为斡旋?”

  乾元苦笑。

  年初舅舅的那封回信到底讲了什么,乾元并没跟忠叔讲,从信中,他已经隐隐嗅到舅舅的失势与放手。

  斡旋什么的,怕是空想。

  更重要的是......

  乾元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想,还是什么都不做吧。”

  “为什么?”

  忠叔不解,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难道,殿下真的甘心一辈子呆在翼泽?”

  乾元摆手道:“忠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分析的也很透彻,可是你忽略了一个事实。”

  “什么事实?”

  “事实就是,这江山还是父皇的江山。如果父皇愿意成全我,那么无需我去求,自然就能得到。可如果父皇不给,那是求也求不来的。”

  说这话时,乾元也是心绪复杂,他至今也无法确认,那位便宜父皇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要说亲近,又不回奏章,若说疏远,又赐下九天玄火。

  实在猜不透。

  “这……”

  忠叔彻底怔住,他这才发现,殿下才是真正的睿智,看问题高瞻远瞩。

  “是我孟浪了。”忠叔歉意说道。

  乾元笑了笑,“不,忠叔你今晚能来,能说出这番话,我很开心。”

  忠叔若有所思。

  两人的谈话就这么无疾而终,想着远在万里之遥的神都,试图揣摩那位执掌大乾命运的大帝,都有些入神。

  在乾帝面前,两人终归还是太弱小了。

  夜色寂寥,付与谁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pk10开奖结果 pk10开奖 pc蛋蛋注册 购彩平台官网 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pk10开奖 官方彩票开户 彩票开户平台 pc蛋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