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游戏 游戏系统 带着地球去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山路崎岖道难行

带着地球去封神 笙箫剑客 2745 2018.10.27 18:00

  武德42年,正月十二。

  眼看过几天就是元宵,城防营将士却是进了青丘山,来到青梗峰脚下,半天忙碌,竖起一座临时军营。

  城防营除了第一队带着新兵营留守要塞,剩下的四队人马都来了,加上跟在乾元身边的亲卫队,刚好是一个营的编制。

  大帐中,许褚、周青以及城防营四名百将分列左右。

  乾元坐在上首,看着下方笔挺坐着的将士以及值守在一侧的玄甲亲卫,终于有了一丝升帐议事的感觉。

  有点激动,血液不自觉地就热了起来。

  “周将军,说说你的作战计划。”乾元尽可能让声音平静。

  “诺!”

  周青刷的起身,在中间木桌上铺开一张地图,正是青梗峰布防图,除了建在半山腰的寨子,下面还有九道关卡,距离不一,都用红色标注。

  “青峰寨易守难攻,唯一的办法就是强攻,把九道关卡逐一拔除,然后杀进山寨,跟敌人决战。城防营将以队为单位,交替进攻,每队负责拔除两道关卡。最后一道关卡,视情况而定。”

  “怎么没有亲卫队的任务?”许褚有些不满,铜铃一样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周青不给他一个满意答复,就要当场发飙似的。

  周青苦笑道:“亲卫队是定海神针,前期养精蓄锐,等到决战的时候,还需要亲卫队当先锋。”

  “这还差不多。”许褚满意点头。

  乾元见了,道:“那就这么定了,动起来吧!”

  “遵命!”

  六名将军刷的一下,齐齐行礼,出了营帐。

  军令一下,部队立即动起来,接到命令的城防营第二队在百将率领下,顶着精铁盾牌,沿着崎岖山路前行。

  乾元找了一处高地,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架军用望远镜。

  不贵,只要100点杀戮值。

  乾元本就视力极佳,望远镜十倍放大之后,能轻松看到远处的哨卡,虽然看不大清人脸,但人影还是能捕抓到的。

  第一处哨卡建在一宽阔地带,整个用石头砌筑而成,其中一部分甚至延伸进山腹之中,下面只留下一扇小门通行。

  哨卡上方,有山贼手持弓箭,来回巡视,旁边还设有预警的狼烟。

  “……”

  乾元有些无语,这青峰寨寨主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吗?

  一个山寨,至于吗?

  整得跟军事堡垒似的。

  想也知道,为了修建这样的哨卡,当初费了多少工夫,又死了多少人,光是把这些石头运上来都够呛。

  除了哨卡,城防营将士的身影同样尽收眼底。

  狭窄的山道就算只有一百人,也渐渐拖出一条长长的队伍,以什为单位迤逦前行,每抵达一处稍微宽阔的地点,就有一到三名战士留下接应。

  乾元见了,不觉点头。

  不愧是常年在前线作战的军队,带队百将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就算这样,乾元的心也是悬着的。

  果然,最前面的战士还没靠近哨卡,一波箭雨凌空飞下。

  山贼嗅觉是非常灵敏的。

  这段时间,城防营战士时不时就在附近晃悠,早就引起了山贼警惕,今天城防营刚进青丘山,就被敌人获悉。

  估计此时的青峰寨,早已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武者用的都是强弓、硬弓,箭矢也是铁箭,杀伤力惊人,如果是普通人,怕是会连人带盾牌击飞。

  武宗强者更是能把元气附着在箭矢上,能把敌人脑袋直接射爆。

  好在城防营战士也非善茬,手持盾牌的战士更是以力量见长,硬是顶着箭雨,扛着精铁盾牌,坚定前进。

  轰隆隆!

  山贼一计不成,又出一计。

  只见一块块巨石从哨卡推下,山道本就狭窄,巨石滚下,城防营将士是避无可避,一个不好,就会摔下山去。

  形势危急。

  哼!

  第二队百将走到最前面,双脚立定,扎了一个稳稳的马步,丢下战刀,深吸一口气,双手化掌,平平往前一推,抵住滚下的巨石。

  一块,

  两块,

  三块……

  哨卡巨石不断落下,竟硬生生被百将顶在路口,动弹不得。

  乾元目光湛湛,高魔位面,就算是冷兵器作战,也能打出不一样的气势,却不是地球能比的。

  他更是注意到,那百将的脚慢慢陷入地底,可见这是一种高明的功夫,将巨石水平力转化为竖直方向的力,轻巧卸去。

  更绝的还在后面。

  随着石块不断滚落,有的石块沿着石块路滚下,那百将丝毫不惧,单手撑住眼前的石头堆,另一只手一贴,一带,石头就像是塑料做的一样,黏在百将手上,被他轻巧甩到山下。

  前后不断十分钟,所有石块就被百将卸到一旁山岗。

  没有一人受伤。

  “杀!”

  第二队战士受此感染,一个个热血沸腾,也不举盾牌了,提刀持剑,越过双脚彻底陷进地底的百将,朝着哨岗冲杀过去,气势如虹。

  哐当!

  哨岗木门在一名什长重击之下,直接化作碎屑。

  战士们怒吼着,冲进哨岗,跟驻守在哨岗的山贼展开近身作战,一时间惨叫连连,狂风怒吼,鲜血直流。

  这是,

  力量与力量的碰撞,

  激情跟激情的对决,

  技巧与技巧的较量。

  乾元看的是热血沸腾,恨不得亲自上阵。

  前后不到半个时辰,随着哨卡上的山贼旗被砍倒,第一道哨卡顺利被拿下,因为事发突然,哨卡中的山贼无一人存活,悉数被毙。

  周青发布一系列命令。

  第二队将士下山,回到临时营地休整。

  第三队将士立即朝第二道哨卡杀去,不给敌人一丝喘息之机。第四队将士进驻第一道哨卡,随时准备策应第三队。

  乾元见了,不觉点头。

  方才的战斗虽然看的是热血沸腾,但也不是没有忧患,最起码,据乾元观察,老兵冲锋时明显更坚决。

  那些新兵,要么热血上涌,不知道躲避箭矢,莽撞地往前冲;要么就在关键时刻怂了,冲锋时畏畏怯怯,直到被老兵越过。

  一战打下来,第二队战死四人,十余人受伤。

  这才是第一道哨卡。

  可见,把城防营拉出来历练是十分有必要的,实战才是磨炼军队的最佳途径。

  临近傍晚,第一天的战斗落下帷幕,在城防营将士悍不畏死的攻击下,前八道关卡被一一拔除。

  有的队打得很好,没怎么费力就拿下哨卡。

  有的队就比较糟糕,比如第五队,第一次上场就阵亡了十二名战士,差点就被打残了。

  等到第二次进攻,不得不从其他队抽人上去增援。

  整个白天乾元一直守在高地,观察前线作战,并未对周青的指挥指手画脚,只是等到战争结束,才前往军营看望伤员。

  原本空旷的军营,此时已经被伤员填满。

  在地球,乾元最不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医院。

  除了那无处不在的药水味,更让乾元受不了的,是病人脸上的神情,麻木,忧愁,憔悴,痛苦……

  灰蒙蒙,阴沉沉。

  诸般情绪交织在一起,恍如瞬间从一个欢快明亮的世界,突然进入到一个悲惨世界,看遍世间疾苦哀愁。

  这让他很不舒服。

  可如果跟眼前的景象一比,似乎又算不得什么。

  临时搭建的帐篷中,或坐,或靠,或躺,挤满了伤兵,鲜血浸透了铠甲,兵器上的血迹来不及擦拭,凝固成块。

  就连地上,都是血迹斑斑。

  跟医院不同,帐篷中没有一丝痛苦呻吟,最多就是面无表情,强忍着剧痛,有的伤员甚至还能谈笑风生,很有关云长刮骨疗伤的风范。

  按制,营一级编制都配有军医。

  或许是因为武道昌盛,禹余天的外科医术还算发达,金疮药、止血散、麻沸散等药品都是常备之物,见效快,立竿见影。

  军医甚至能做大部分外科手术,比如取出嵌入肉里的箭头,或者清理、缝合伤口,让乾元大开眼界。

  果然,有需求,就有进步。

  武者,尤其是到了武师境界,除了身体强健,本身的恢复能力也得到极大的增强,只要不是什么致命伤,都能恢复如初。

  相比外伤,内伤更麻烦。

  军医除了配一些中药或者丹丸,剩下的基本就只能靠战士自身去运功疗伤了,会否留下隐疾,全凭天命。

  转了一遍,乾元回到自个儿帐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pc蛋蛋注册 pk10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官方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彩票开户平台 秒速快3 线上彩票开户 北京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