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游戏 游戏系统 带着地球去封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前路已绝思后路

带着地球去封神 笙箫剑客 2272 2018.10.28 09:00

  夜,青峰寨。

  经过二十几年的发展,青峰寨已然成了一方半封闭的小天地。

  除了少量建筑是用石头砌筑,大部分都是木头房子,以一层为主,偶尔也能看到两层小楼,沿着山麓,鳞次栉比,杂乱无章地排列着。

  山贼也是人,也有家。

  山寨除了山贼,还有女人跟小孩,甚至还有老人。

  除了一幢幢的矮房子,空隙之间的土地,被女人们见缝插针地捣鼓成菜园子,边边角角都不放过,凭空增添了几分绿意。

  如果不是顶着山贼名号,这里更像是一处世外桃源。

  夜幕降临,炊烟散去。

  星空下的山寨,渐渐没了白天的喧嚣,只是家家户户依旧点着油灯,有几户人家还传来或低沉、或剧烈的哭泣。

  那是死了丈夫的女人,

  没了父亲的孩子。

  白天的大战像一块重重的秤砣,压在每个人心头。

  山寨最中间耸立着一幢石头建筑。

  那是聚义堂。

  聚义堂内同样灯火通明,除了中间的巨大火塘,两侧还立着四个火盆架子,木炭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溅起点点火星。

  诺大的聚义堂,只坐着三个人。

  三个山寨最有权势的男人。

  其他山贼要么还在醉生梦死,要么静静守在聚义堂外面,等待命运的裁决,整个山寨弥漫着一股疯狂的气息。

  “妈了个巴子,这笔买卖亏大发了。”

  说话的是山寨三当家,一名刀疤中年汉子,一米七的身高,在一众体型魁梧的山贼中绝对属于矮个子,加上身材消瘦,很容易被人轻视。

  这当然是假象。

  作为武宗前期强者,如果有谁真敢忽视他的存在,那离死也不远了。

  人送外号,野狼。

  “是啊,被张临风那小子坑了。”

  二当家刘道宁正是附近百姓口中的神秘修士,前年刚突破至出窍期,本是世家子弟,后来家道中落,因为某个原因,委身青峰寨。

  刘道宁平时并不参与山寨事务,却是山寨最受欢迎的人之一,山贼兵器所用精铁,一大半都是刘道宁提炼的。

  坐在最上首的魁梧壮汉,自然就是青峰寨大当家张放,人送外号“狂刀”,大冬天的,身上也只穿着一件短褂,把一身肌肉展示在外。

  胸前有一道长长的狰狞疤痕。

  张放曾经是一户地主家的长工,因为长相魁梧,跟地主三夫人勾搭成奸。一次,两人趁地主不在,在房里胡天胡地,结果被去而复返的地主撞见。

  狂刀情急之下杀了地主,卷了细软,带着三夫人逃命去了。

  后来也不知道得了什么际遇,突然成了武宗强者,现在的山寨夫人正是那位三夫人,长得风流俊俏,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山贼。

  说来也好笑。

  狂刀虽然是个狠角色,却也是个专情种子,寨子里那么多女人,狂刀一个都没碰过,独宠三夫人一人。

  “想不到,这位王爷还是个狠角色。”狂刀也有些抓狂,原本以为只是一笔寻常买卖,哪成想,竟惹下这样的祸事。

  “老二,你怎么看?”

  刘道宁虽然不理事,却是山寨有名的智多星,此时也是头疼不已,从白天敌人展示的战力看,明天的决战很难打。

  敌人敢攻上来,肯定是有所持的。

  “大哥,我有一个想法。”

  “说。”

  刘道宁道:“咱们突围吧。与其明天被堵在山寨,不如趁夜突围,能走多少算多少,赌的,就是咱们比官军更熟悉青丘山。”

  聚义堂瞬间沉默。

  狂刀摩挲着大光头,一时也犯难起来,他也知道明天一战凶多吉少,可青峰寨是他好不容易建起的家业,哪里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再说,

  他们走了,寨子里的女人小孩怎么办?

  “就没有其他法子?咱们哥三也不是吃素的。”

  狂刀试探着问,还是不甘心。

  “藩王府跟李家那一战,大哥想必也听说了,种种迹象表明,对方的高端战力只会强于我们。”刘道宁很不看好这一战。

  “妈了个巴子。”

  野狼嘴里骂骂咧咧,却愣是不敢请战。

  能走到武宗境界,谁也不是傻瓜,不会贸然堵上身家性命,山寨没了可以重建,自个儿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气氛一下变得死寂,狂刀也不摸头了,显然是下定了决心,“那就这么着吧,立即打点行装,集合人手,准备冲出去。”

  “是!”

  三人走出聚义堂,宣布突围的决定。

  或许是有心理准备,守在外面的山贼刺溜一下就跑了,各回各家,收拾细软,同时把自家老婆孩子带上。

  沉寂的山寨,重新变得喧嚣起来。

  男人的喝骂,女人的唠叨,孩子的哭泣,以及妖兽坐骑的嘶鸣,混杂在一起,组成一首奇特的交响曲。

  明月高悬,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当然,也有山贼没走。

  他们都是单身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

  狂刀张放站在聚义堂高高的台阶上,注视着眼前的一切,面无表情,刘道宁经过时,重重拍了一下狂刀肩膀。

  如果说谁最舍不得山寨,肯定是狂刀这个创始人了。

  “妈了个巴子!”

  狂刀笑骂了一句,转身朝自个家走去。

  三夫人有个绰号,换做“俏三娘”,除了长得妖娆俊俏,难得的是还有一手好厨艺,真是羡煞旁人。

  狂刀进屋,俏三娘正端着一个菜进屋,桌上已经摆着四个小菜,旁边还放着一壶青花烈酒。

  “三娘,别忙活了。”

  打出进屋的那一刻起,狂刀一下变得温柔起来,除了声音,就连脸上的刚硬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看向三娘的眼神,更满是宠溺。

  “锅里还有一个菜,等着啊。”三娘却是手上不停,转身进了厨房,端上最后一盘小炒,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狂刀也不阻拦,好像跟平时回家没什么两样,就是又天大的事情,他此时也能静下来,这里,就是他的安全港湾。

  三娘给狂刀盛了一大碗米饭,递上筷子,笑着问:“有决定了?”

  “恩,准备今晚突围。”

  “啊,那你先吃着,我去收拾一下。”三娘却是一点不慌,转身就进了里屋,这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女人。

  狂刀叹了口气,放下碗筷,进了里屋。

  三娘背对着狂刀,肩膀一抖一抖的,却是在默默哭泣……

  狂刀上前,一把揽住三娘的腰,沉声说道:“对不住了,好不容易安生一段日子,又害得你跟着我东躲西藏。”

  三娘转过身,擦去眼泪,突然笑了,“我愿意。”

  狂刀也笑。

  “听说青丘王很是仁慈,对半妖都一视同仁,夫君,有没有可能?”三娘眼中满是希冀,泪花点点。

  狂刀叹了口气,“难啊,咱们这样的人,一天落草,终身为寇,官家巴不得砍了咱们的脑袋,看不上啊。”

  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官网 彩票开户平台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官网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pk10游戏 pc蛋蛋注册 购彩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