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科幻 超级科技 归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7 谋智与树信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7358 2019.03.12 08:00

  圣索克,黑海地区枪焰领地,一名高阶士兵快马加鞭地来到了枪焰伯爵的领地,这位信使将火漆封条上纹着皇室印章的信件交给了枪焰伯爵。而枪焰伯爵看到这个信件愣了愣,这个信件是绝密的,绝不能透露给第三方。

  在这个时代,各大帝国在自家重要贵族的领地上都设有电报设施,电报内容在电报房破译后再交给上层。这是高层之间通用的一种通讯方式。

  而信鸽和驯鹰是各个军团之间的通讯方式。

  但是帝国上层依旧有派遣信使送信的传统,高阶士兵作为信使,是帝国贵族之间传达机密信息的方式。这些高阶士兵在无法见到收信人后,哪怕直接毁掉信件,也不会让信件泄密。而这些信使也都是帝国贵族的心腹。

  枪焰伯爵很好的招待了信使,然后他独自一人来到了书房。红木房门在关闭后,被下滑的金属闸门挡住,同时窗帘被拉好,此时这个房间是绝对隔音的密室。

  枪焰思芬拆开信件后,看了看上面的内容脸色大变。然后走出房间,让家族发送信鸽让自己的大儿子快点回来。

  十八个小时后,枪焰罗斯(璃韵他爹)急匆匆地赶了回来。他收到的信件只有一句话:“家里有事。”而在那个事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圆圈,而这个红色的圆圈表示着,这个事情非常急迫。

  罗斯来到了家族书房门口,见到了一位老管家站在这里。这位老管家是家族培养的中位士兵,是伯爵绝对信任的人。

  书房外的管家低声道:“大少爷,老爷等你很久了。”

  枪焰罗斯点了点头,走了进去,而一旁的管家将门带上,牢牢地把守住了门口。

  书房内的思芬伯爵抬头看着这个长子,深呼一口气说道:“现在有小秉核的消息了。”

  罗斯顿了顿,他没想到是这件事情。长达一年的搜索,枪焰家族内很多人在搜索无果后都完全放弃了找到秉核的可能,而现在,冷不丁的冒出来消息,让罗斯的思维有些反应不过来。

  罗斯追问道:“他躲到哪里去了?嗯,抓回来了吗?”

  伯爵摇了摇头指了指桌子上的信件,示意自己的长子拿起信件来看。

  罗斯疑惑的拿起了信件,然而脸色骤变道:“奥卡?他怎么跑到那边去了!嗯,选王!?”

  旁白:在几个月前的时候,当秉核随着苏塔的队伍来到奥克利,就被当时圣索克的密探给看到了,圣索克的密探将秉核的画像传给了国内

  圣索克国内负责情报的刚好是许令,这位宪兵总署署长在去年前被秉核的逃跑弄得焦头烂额,将秉核的照片看了数百次。而这次有关奥卡人选王队伍护卫的画像传了回来,他第一眼就确定了画像中的人的身份。这么年轻,这么像,而且刚好是机械控制者。

  回到现在,看完了圣索克皇室明面上是交代事实,实际上带着质问的信件。

  罗斯在震惊中抬头,用“看着主心骨”的目光看父亲。

  枪焰思芬感叹的说道:“资料上,写着他晋级到机械控制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罗斯愣了愣,他觉得自己父亲关注有点偏离重点。

  罗斯腹诽道‘小弟跑到了国外还站在了奥卡人那边,皇帝都把询问的信件送来了,难道不是要应付家族因此在国内的危机吗?父亲你为什么反而关心起小弟是不是机械控制者,这是否是本末倒置了呢?’

  然而枪焰罗斯顺着伯爵的话回应道:“小四,他今年还没有成年吧,机械控制者的情报或许不一定是真的。”

  思芬抬起头看着的罗斯深呼一口气,说道:“他的血脉上有形成优良法脉的优势。”

  旁白:枪焰思芬推测错误,其实秉核完全没有觉醒身上的血脉,除了头发上隐形基因开始显现,血脉什么的,秉核完全没感觉到。秉核忙着用金手指,没意识到要刺激身上什么血脉。这就例如二十一世纪有2.3米的身高优势,但是你有两百亿的家产继承,还用得着去发掘自己打篮球的潜力吗?

  而这边在听到了父亲大人吐露的这些信息量略大的消息后,罗斯表情剧怔,他想到了家族某些人的传言。

  枪焰思芬并没有让他瞎猜:“枪焰秉核是我的儿子,你的亲生弟弟,这一点毋庸置疑。至于这其中的内容,等你成为家主,我会告诉你的。”

  罗思低头说道:“是的,父亲大人。只是,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办?”

  思芬:“这件事首先要对皇帝陛下表态,表态这件事情我们一无所知,是我们管教失利导致的。鼠首两端是上位者最忌讳的事情。至于秉核,我们要尽力把他弄回来。”

  罗思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问道:“如果,没能让枪焰秉核回来呢?”

  思芬闭上了眼睛,手按在了一旁的墙上的火炮浮雕上,手掌向下滑动,手指不自禁的按住了火炮浮雕的炮口上。。

  思芬深呼了一口气说道:“圣索克家族能够站在大陆中央两千年不倒,靠的是狠辣,而我们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期望小秉核有足够的运气在奥卡能够的安安全全地度过下半辈子。”

  枪焰思芬的脸上是无奈的,大家族族长责任和老父亲亲情现在是冲突的。

  蒸汽历1027年,九月三日。

  维克拉内,宫廷的筹谋已经在看似贵族日常各种交流沙龙中进行到了最后。

  这其中具体进行哪些利益交换,进行了哪些伪装和欺骗。有时候宫廷宴会上选王者们一个动作,一个配饰都有着复杂的勾心斗角。

  而奥卡人和普惠斯在谋局上已经达成了共识。

  那就是彻底破坏选王仪式,让持续了两千年的选王仪式彻底解体。而让这个仪式解体的方式就是诛心。

  如果在选王的仪式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剧情:上一个选王胜利者(奥克利)为了再次赢得选王,将竞争对手(比克斯的选王人选)杀害,当希曼上一任盟主的“阴谋诡计”败露后,选王仪式残存的公信就彻底荡然无存了。

  奥卡人现在就手握这个剧本,牢牢地把握着剧本中的‘悲情角色’苏塔。

  同时有普惠斯这个重要的配角来配合。在加上奥克利本来的角色,就比较适合演反派。所以这个局到目前为止布局的很好。

  很完美,至少在布局者的眼中还没有任何漏洞,在澜涛城透的房间中,在油灯的光线下,城透拿捏这指挥棒,在他面前摆放着测绘的精而细的沙盘地图。在这个沙盘地图上记录着维克拉附近的军事力量。

  这得力于一个个高空巡游飞艇在天空中的拍摄。高空侦查飞艇由秉核安装了遥控系统,而这个沙盘更是秉核主动制作的。澜涛城透找不到理由来拒绝秉核的劳动。

  澜涛原本掌握的维克拉地区地图,是奥卡人情报组织找当地的线人绘制而成。至于线人的文化水平也搞不到什么精准的地图。

  秉核到处跑,将沙盘的细节做得尽善尽美,这使得这些奥卡人不由感慨一位队伍中有这么一位贴心的机械控制者,真的是很棒很棒的事。

  城透收起沙盘,对着此次选王队伍知道核心机密计划的几人说道:“诸位,现在一切都可以开始了。”

  尽管奥克利人有群腾迪南这样理智且老练的政客。但是大部分奥克利贵族脑子可不思考危机和冲突。他们将这次选王看的太重了

  城透手指指着沙盘上的奥克利在首都圈的军力部署。沙盘上显示奥克利在附近布置了十个骑兵团,一共两万多人。

  这些骑兵团的军官都是奥克利内保守自大的贵族们。虽然选王的结果还没有出来,这些奥克利贵族们在各种沙龙交流中就已经放言最终王选胜利者就应该是奥克利。并且刚愎自用的认为,其他参加选王的小国们也必须要支持奥克利。(可参考印度蜜汁自信的认为自己在外交上该继承大英帝国在南亚的殖民霸权)

  并且是这些贵族的家族中还有奥卡帝国的间谍在行动。这些间谍现在导引舆论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城透对一旁的船长(中位职业者)桅帆卡鲁说道:“今天晚上十点二十七分,你去找比克斯身边的骑士。”

  这位船长点头领命。

  而城透对比索问道:“机械师队伍们全部都撤离吧。”

  比索点了点头用略带讽刺的语气说道:“国内的陆军部一个星期前就在催促把他们的机械师还给他们了。”

  城透点了点头似乎没听懂比索的讽刺,而是抬头问道:“波轮凯斯还在工厂里?”

  比索点了点头

  城透不放心的问道:“现在是否确定,将所有的飞艇全部都到工厂外了?”

  比索点头道:“是的,所有飞艇都在我们手上,他(秉核)那里没有留一架飞艇。”

  城透和几位奥卡国内的机械师们反复确定了秉核制作的飞艇性能。使用背负式信号基站,对飞艇的遥控范围不能超过二十公里,事实上在十公里外就会因为信号薄弱而遥控不畅。

  所以现在城透已经悄然的将所有武装飞艇分开布置,成为天空中待命的火力点,这些在天空中待命的飞艇被他看作极为重要的棋子。

  飞艇可以以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航行,机枪可以在五公里外抛射子弹。子弹最终会在空气阻力下直线下降。而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地面上的瞄准者是无法将弹头够得着天空中的飞艇。

  确定自己掌握的飞艇极为重要时,城透对秉核身边到底还有没有备用的飞艇在意,如果秉核还有一个飞艇,那么对整个计划能够产生相当大的变数。

  哈维娜的那个变数就已经让城透很头疼了,城透不希望秉核这里再出现什么变数。

  浮冰比索在听到城透询问后,点了点头说道:“他身边已经没有空中飞艇了,所有的储氢气罐头也都运走了。”

  城透点头道:“你去看着他,当事变发生后,确保带着他安全从工厂撤离。”

  比索点了点头,但是他看着沙盘上苏塔那个必死的撤离路线,有些不忍的问道:“偏偏要走到这一步吗?”

  城透抬头轻哼一声说到:“这就是政治,比索世子,您可是帝国贵胄,帝国的利益才是你需要优先考虑的。”

  几个小时后,先是奥卡人的船长急匆匆的来到了苏塔的驻地,语气急的告知了苏塔身边的骑士长:“事情有变,奥克利人想要软禁各方使者,需要尽快带着苏塔殿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几十公里外,一驾马车停在了奥克利的宫殿门口,身穿布衣的哈维娜匆匆从马车上下来,找到了卡尔。迈着跌跌撞撞的步伐走在了大理石的走道中,在见到卡尔后,这个女孩非常惊慌告诉了卡尔一个劲爆的信息:“奥卡人预备将苏塔带走,似乎是要策划什么阴谋。”

  哈维娜的话中没有任何虚假内容,而撒谎有时候并不需要用话语,而是用表情。哈维娜过于慌张的表情和担忧,则让卡尔在判断局势时,将奥卡行动判断成严重敌对后,同时不自觉的将哈维娜判断成了也被奥卡人威胁,现在是自己(奥克利)一方的盟友。这个被爱情蒙蔽的判断这绝对是卡尔一生中最大的判断失误。

  原本谎言从漂亮女人的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就要提高一个级别。而现在哈维娜根本就没有说谎。

  所以卡尔即使是在事后思考,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还会在站在女人的角度为她思考,认为她当时肯定是迫不得已,亦或是根本不知道情况。潜意识为哈维娜辩解。——这是一个看颜的世界。

  #

  数个小时后,站机械厂塔楼上的秉核。

  悄然展开了俯鸟瞰视角,在全图信息透明。当一个个人的行动,都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下。阴谋也变得无趣了很多。

  秉核根本不要了解阴谋的过程,只是知晓阴谋策划者的目的,以及各方的心态弱点,就大致解读了情况。

  奥克利人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傲慢,而在傲慢却又是胆怯,胆怯奥克利的大国地位丢失,而这种胆怯,又引发了焦虑。

  如果是平时的时候,理智还会克制傲慢,但是在一些突然情况时,理智被抛到了脑后,而行动完全由情绪驱动。

  卡尔非常年轻,在短期内不可能思考太全面。他在得知奥卡人让苏塔离开的时候,第一时间肯定是下命令让周边的部队先将人拦截。

  所以卡尔在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忽略了下面的贵族会以什么样的情绪来执行这个命令,而这种情绪性,恰好能给奥卡人渗入间谍利用的机会,拦截就能变成截杀。

  而就算奥克利人截杀不成功也没关系,只要奥克利人做出了截杀的动作,奥卡人就会将苏塔的死补全,钉成事实。在世界上其他人查不到奥卡人策划这一切的证据,那么卡尔就坐实了这个黑锅。

  站在房顶上,秉核通过领域观察着远方载着苏塔的马车离开的方向。

  秉核幽幽的说道:“在你们的大计划中,有些人不管他有没有做错什么,都必须死。你觉得这合乎情理吗?”

  秉核从腰间突然拔出拔枪,对左边扫射。枪口火焰喷射耀眼的黄光。

  弹丸扫荡了左边的烟囱,一直的蹲在那里的的猫头鹰猝不及防下被突如其来的子弹风暴打的粉碎。金属弹壳从枪械弹出,叮叮当当的掉落在砖瓦上滚到了房屋下。

  而秉核单手退掉了弹夹,而另一个弹夹,被推了进去。枪口指向了另一边一直隐藏在那里的比索。

  秉核:“不说两句话吗”

  比索从阴影中走出来,举着手苦笑的说道:“你想要我在你的枪口下说些什么?”

  秉核:“如果我继续留在奥卡,我若是遇到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做?”

  比索笑了笑靠近几步:“我保证不会让你遇到这种情况。”

  秉核枪械依旧是指着他,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你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呢?”

  秉核看了看原处城透的地方:“在我的心中,奥卡原来是有足够的信誉做出承诺,但是现在却违背了他的诺言。

  而你,你现在没有实践过任何足够分量的诺言,你现在又有何资格对我来承诺这些,连奥卡都履行不了的诺言呢?你现在能对我做出担保的信誉根本不够。”

  比索哑然,他说道:“不要说这么沉重的话题,这和你的风格不同。”

  秉核:“天真烂漫,是我选择相信信义。当信义被打破,我又怎敢没心没肺?哎,我该从一个孩子,变成一个男子汉了。”

  秉核放下了枪械,光锥出现在了秉核面前。头发上的金属色在光锥的照射下闪着银色的辉泽。而秉核的表情变得认真和庄重。

  在漆黑的夜色下,秉核身上浮现法脉发光的线条,以及面前巨大的光锥,让比索不禁张开了嘴。

  他愕然后,突然意识到秉核的枪械已经放下。随机准备向前跳跃,然而天空中一道光点照射在他面前,让他不禁刹住脚步,他猛然扭头看看向天空,原本调离工厂的四架武装无人飞艇,神奇绕了回来,正悬停在天空中。

  比索扭头看着的秉核,大神质问说道:“波轮凯斯,这到底是什么?”而质问的口气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比索隐隐猜到了,秉核现在身边的光锥是属于什么现象。

  秉核目视着这个生理年龄比自己大四岁的男孩,用平缓的语气说道:“当一个人变成男子汉的时候,成就和才能是其次,诺言,能够履行诺言,能够维持让别人相信的信誉,那才是男人。浮冰比索,现在我必须成长了。”

  这时候,工厂仓库中传来金属运转的声音,听起来是蒸汽锅炉启动了,轰隆轰隆的,仿佛金属大门后某个机械怪物即将苏醒过来。在比索的目瞪口呆中,金属大门打开了。

  几分钟后小火车从工厂的小铁轨哐嗤哐嗤的开了出来

  小火车喷射蒸汽的模样,犹如一条生气的机械小龙。

  秉核从房屋顺着杆子滑了下来,来到了火车车头。

  拎着撬棍,撬动蒸汽闸门,蒸汽闸门打开后。锅炉内的高压蒸汽刺啦一声涌入管道,达到了后部车厢,蒸汽的力量开始推动机械。

  火车头后面的车厢“乒乒乓乓”一连串机械锁开启的声音。车顶的铁盖子如同快递纸盒一样打开。

  在火车车厢中。随着车内机械齿轮的转动,在白色的水雾中一个个半径三十厘米高三米的管子树立了起来。这是蒸汽风格十足的导弹发射管。

  “接着。”一个头盔被秉核丢给了旁观的比索。秉核另一只手则是丢出了一只机械鸟。机械鸟快速朝着西边的方向飞过去。这是苏塔马车的方向。

  “你想干什么?”比索对天空抬起了手,试图用魔讯术干扰这个机械鸟,但是毫无反应。他现在距离秉核只有二十米,完全在领域范围内。

  而秉核宛如做普通工作一样,对比索吩咐道:“快点戴上头盔,待会高氯酸氨(火箭发射药)氧化剂会发出盐酸白雾。那是能熏瞎眼睛的。”

  比索看着天空的巡游飞艇对地面这种异常的情况毫无反应,彻底断了侥幸。

  他扭头对秉核用无能焦躁的语气喊道:“波轮凯斯,你到底在干什么?”

  拎着撬棍用一个个机械术法检查机械情况的秉核并没有扭头而是用纠正的语气说道:“我不叫波轮凯斯,我的真名叫做枪焰秉核,对了,作为朋友,你叫我融钢也行,这是我自己取得名字。”

  说到这,秉核跳到了房顶数十米外对着前方伸出了手,手掌中是璀璨的光锥,这是高空六百米,直径四十米的球区收集的光信息,投射下来汇入到秉核的掌心。

  砰的一声,三米高的钢筒中传来了类似高压锅爆炸的闷响,蒸汽气流将火箭弹顶到了六米的高空,然后火箭立刻点火。白色的烟雾犹如狮子鬃毛一样扩散,而弹道快速弯曲,朝着天边飞射而去。

  然后是第三枚,第四枚……。一共十枚弹头,在高空的球区放射的电磁波指引下,调节弹体上八个翼面调节轨道。

  秉核叹了一口气自我吐槽:“哎,机械陀螺仪的工艺简直是垃圾。”(如果没有强电磁通讯的导引,秉核造的这玩意就是布朗弹)

  而就在秉核抱怨中,比索从烟雾中跳了出来,抽出了腰间的刀子指向了秉核的背后。

  堡垒是需要骑士守护的,大陆上几乎所有堡垒的身边都有绝对忠诚的骑士。多个骑士家族会世代侍奉堡垒,这些骑士家族和堡垒家族一损既损一荣既荣。

  而此时在这个厂房中,秉核身边无一位守护骑士跟随,而秉核自己的法脉也暂时无法调节为骑士。

  秉核托着掌心的光锥,微微转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说道:“如果我现在不调控的话,弹头落错了地点,那就不好了。”

  比索脸色铁青,手上握着刀颤抖,仿佛是他被人拿着刀子被威胁,而不是他用刀子在威胁秉核。

  比索:“你发射了什么?”

  秉核平静的解释道:“氯气弹头。用来遮蔽和掩护打击的目标分别是,奥克利大公皇宫内的花园,普惠斯的驻地,驻地的军火库,还有的那些即将对苏塔发起攻击的骑兵队。杀伤力非常弱。都是落入空旷地区,那只不过跟大家开一个玩笑。玩笑结束后,苏塔能够离开,而我也能放心走了。”

  比索呼吸从沉重开始变得平缓,冰冷的问道:“你能控制的多准?”

  秉核歪着脑袋笑了笑问道:“你猜”(此时的参数秉核并不想告知)

  比索手腕一动刀尖挪移到了刺入了秉核的衣服。直触皮肤。

  比索冷肃道:“我不是开玩笑。告诉我,你现在的情况。”

  面对比索的逼迫,秉核表情反而蔑视了起来

  用力指了指天空,语气说道:“你想两败俱伤尽管来。我有勇气远离家族安乐巢,我有胆魄独行万里。现在我有担当对朋友兑现承诺。眼下我凭什么要向你低头?”

  秉核手指的方向上,天空的飞艇两肋机械吊舱弹出了机枪,在漆黑的机枪蓄势待发,两条黄铜色的弹链如同小辫子露出来。

  此时天空中的飞艇这么远的距离,其实毫无任何威慑力。子弹的需三秒钟才能到达,而且这个距离的空射机枪的弹道的非常散落,现在开火等同对秉核与比索同时一网打尽。天空中的飞艇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威慑。

  可是这种威慑却让比索握着刀柄的手心泌出现了大量的汗水。

  当然比索的汗水也不完全是被高悬的飞艇带来。而是秉核陈述的行为,所显现出离家独立的勇气,出行自立的无惧,为朋友出手担当的气魄,让秉核现出了不可亵玩的刚毅。

  比索虽然年长,但是被秉核乍问后,发现自己扪心自问一个也做不到。

  浮冰比索的内心被秉核痛击着。

  秉核的笑容让比索感觉被提示着:自己是一个无法给身边朋友信诺,只能被动接受外界摆布的墙头草,而现在自己拿着刀指着朋友让朋友顺从自己,更是胆怯和懦弱到了极点。

  秉核看起来只有十四岁,而比索的真实年龄也只有十九岁。

  当然现在秉核内心也并不是如同表面上那么平静

  秉核此时内心叛逆的叫嚣:“特么来呀,现在谁怂谁是小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北京pk10计划 官方彩票开户 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官网 官方彩票开户 PK10开奖 购彩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