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科幻 超级科技 归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14 奥卡的海权,公主的奋斗,千年备胎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7191 2019.03.22 08:00

  【奥卡帝国首相府邸】

  这位首相大人看着自家情报系统从海蟹港传来的图片资料。

  奥卡人获取的潜艇相关资料与数据可能比威斯特上层还清晰。威斯特这样的小公国由于经济窘迫的缘故,一些小型贵族家族已经被奥卡的情报组织所控制。

  潜水舰停泊在港口的照片、海面上被击沉的木质帆船的照片,潜水舰出航的照片,建造潜艇的船厂里的图片资料都摆在了这些奥卡大人物面前。

  当然了,威斯特人的潜艇,就算奥卡人的情报组织调查出来的资料再清楚,也没有秉核这位总设计师清楚。

  潜艇项目是那种复杂到可以单独划分出一个门类的工业项目,对这个世界来说还是一个新兴的技术领域。这个项目不仅涉及到传统造船业,还是电子,煤化工,内燃机等众多工业项目的联动。如果另一个国家自己没有开展类似项目进行信息对比的话,单靠有大量知识盲区的间谍来进行刺探,是很难确定这个项目的具体信息的。

  奥卡人想要在自己没有潜艇项目的前提下,彻底了解威斯特的潜艇项目,那就只有收买项目的核心负责人才能详尽了解。只不过,威斯特潜艇项目的核心人员就秉核一人,而奥卡人刚好收买不了。

  现在首相大人请来了国内塔视家族的侯爵来确认这艘小型潜艇的真实性。塔视侯爵在看完了港口的资料后,随即拿出自己家族内七十五年前的一艘潜水实验舰资料与其进行对比。

  塔视侯爵:“七百吨的水下潜航船舶,从技术上来说是可行的,但其在水下作战中还有很多问题无法解决。如果帝国愿意拨款的话,我们可以造一艘实验舰来进一步对比情报上的相关情况。”

  首相放下资料后:“在您看来,制造这艘潜水舰的难度主要在哪里?”

  塔视侯爵:“导引弹头技术,枪焰家族的导引弹头技术非常先进,在水流下方的导引弹头,因为视觉无法看到的缘故,是非常不好操纵的。我们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让导引弹头在足足五公里的距离上直线前进的,各种水流因素都会让弹头形成曲线路径,甚至绕一个圆圈回到原地。”

  塔视侯爵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有说全。这位机械控制者猜到了鱼雷弹头应该是采用了陀螺仪保持稳定。但是没有阐明,这里有两个原因。

  第一:陀螺仪很贵,这位机械控制者认为陀螺仪不可能大规模运用于战争。

  第二:这位机械控制者不相信那些丘八愿意为小小的陀螺仪付出足够的价钱。而一个小小的陀螺仪,如果让作坊去生产的话,那是要浪费高阶机械师大量时间的,而如果要进行工业化的生产,就算有机械控制者的帮助,陀螺仪工厂的耗资亦不比小半个钢铁厂成本投入要低。

  封建时代的军事贵族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习惯性将工厂体系的研发与消耗成本所忽略,在算东西的时候只算材料费不算人工费。

  而军工贵族在这个问题上和军事贵族进行了上千年的谈判,蒸汽历的军事贵族们容忍机械师和机械控制者军工贵族的地位提升,就是他们对‘’工业技术人员人工费’的重大妥协了。

  而现在的封建军事贵族体制下,军工贵族还是很难平等的和军事贵族们谈论技术研发费用的问题。

  当军事贵族能用拳头强行命令获得短期好处时。那么军工贵族也就不会让这帮大老粗们拥有全部的科技知情权。

  因为,那帮军事贵族看到这个巴掌大的机械陀螺仪的时候只考虑你能不能造,完全不考虑你造的辛不辛苦。他们一旦知道机械师能够造出来,就会不打商量的下任务。当机械师耗费大量时间造出来后,到谈报酬的时候,军事贵族们依旧会蛮横地压低价格。

  所以机械控制者们为了避免和军事贵族在这方面扯皮,所以干脆不说。

  旁白:这道理类似于亲戚借你钱,你有钱,但是就不想借,避免扯皮,直接说没钱。

  只有当军事贵族们挨揍了,彻彻底底地重视某项技术重要性的时候,才会把带陀螺仪的导引弹头和其他普通弹药明确的看成两类,才会打心底里接受带陀螺仪的鱼雷和导弹的价格是普通炮弹几百倍的事实。

  那么明白可以不用同他们扯皮的机械控制者,才会在上面的催促下,通过“艰难的努力”把相应的技术给攻关出来。

  所谓战争促进科学进步,实际上是战争促使索要科技进步的人放下自己的傲慢。封建时代如此,工业大发展的网络时代依旧如此。

  塔视侯爵发言完毕后。

  这位瞄准者职业的首相虽然听不懂这些技术信息,还是以听懂的模样点了点头。他扭头转向了旁边的海军元帅说道:“您怎么看,这种水下攻击舰对我们的海上安全有威胁吗?”

  浮冰胡德脸上露出政客从容的微笑:“对主力舰队毫无威胁,这种水下船舶一旦敢对舰队发动进攻,护航舰队会立刻开到潜水舰上方,用水雷摧毁水下战舰,但是根据资料上所说的来看,这种水下舰的目的不是和主力舰队交战。而是用来突袭商船。首相大人,海军需要更多的拨款,维持一只巡逻舰队”

  说到这,这位海军元帅看了一眼陆军元帅。现在威斯特得到外部技术支援是陆军的锅。海军元帅的眼神是:“你要负责。”

  首相咳嗽了一声,制止了这个话题,这个问题真要追究责任这位首相也难辞其咎。

  首相:“如果我们现在在海上进一步威胁,能否迫使威斯特人停止在……?”

  胡德立刻答道:“我认为这不可能,这会取得反效果。”

  旁白:其实这牵涉到海陆政治斗争,海上封锁原本是陆军大力推动的。海军只是配合陆军行动。这原本就不是海军的事情。海军眼里主任务只有制海权的控制。

  制海权的关键在于控制关键港口、同时巡航舰队控制航道。

  奥卡海军控制的几条海上商业渠道,都是流淌着黄金的。威斯特发展的潜艇没有能力去控制港口,控制航道。

  所以就算威斯特的潜艇在战争中破坏了航道,但是在战争结束后也无法用巡航舰队掌握黄金水道。而战争目的终究是为了利益,所以威斯特的海军战略中没有抢夺制海权的方案,而只是有关海防的战略。

  奥卡海军司令部并不将威斯特视作海权的竞争者。奥卡海军海权的竞争者是圣索克。但是,偏偏陆军这边就是要搞定威斯特。所以奥卡到底是陆权国家,还是海权国家,海陆双方爆发了分歧。

  首相被海军元帅软中带硬的顶了回去,缄口不言。

  陆军的林隐公爵说道:“选王仪式半途而废,现在奥克利的盟主权威还没有被我们全部消灭殆尽,一旦我们和普惠斯联合对威斯特进行陆地上的军事行动,极有可能面对较大的抵抗力度。”

  奥卡现在很忌惮奥克利,因为在他们进攻威斯特的时候,奥克利很可能会牵头各国对威斯特售卖战争物资,派遣雇佣兵,还有在奥卡和普惠斯边境调动军队来牵制他们,在这种局面下,陆军元帅想劝说海军服从大局。

  胡德用陆军部的强调反讽道:“是的,为了防止希曼人在陆地上的那松散联盟的反弹。只有坚定海上封锁,通过这种方式,削弱威斯特。嗯,海军应该为帝国的大业付出。而且未来如果国内出现了‘海军无能’的舆论,还得仰仗大公您站在‘中立’的立场上。来帮我们调解呢!”

  当威斯特对奥卡的港口封锁没有任何反制措施时。封锁威斯特对海军来说是一件顺手为之的事情。但现在,威斯特开始研发潜水舰了,虽然各国的军事观察家们还不知道潜水舰的性能。但,不可否认的是,威斯特的潜艇发展对奥卡的海上航道安全有了干涉力。

  如果继续打击威斯特这个没有海上雄心的国家,让原本好端端的航道出现了不安全因素,那么傲慢自大的奥卡贵族舆论圈可不会反思自己对威斯特的政策失误,而是会将矛盾指向海军失职,那么海军就会因为陆军的方案摊上事情。

  奥卡巨头们的会议气氛出现了僵持

  一分钟后,林隐大公缓缓说出了决策:“那么就处理掉他(秉核)。”

  这的确是个方法,处理掉项目核心人员,威斯特的潜艇方案就停止了。

  但是胡德讽刺的笑了笑,什么都不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原本被奥卡帝国海军所控制的机械控制者,现在被陆军弄出国外,然后被陆军暗杀处理,这种严重违反了政治规则的事件,足以让海军在未来一百年的人才争夺中,有足够的借口遏制陆军。

  【罗兰王国和威斯特的边境上】

  装甲列车在铁路上缓缓地行驶着,罗兰王国的王储殿下正站在装甲列车的车首平台上。

  这位克里芬殿下正在欣赏威斯特的西部风光,就如同欣赏自家的后花园一样。在他身后的桌子上是数量众多的信笺,这些都是威斯特东南部大大小小的贵族家庭递上的问候语。

  克里芬殿下一宣布出访,就让威斯特东南部的家族们集体献殷勤。由此可见罗兰在威斯特东南部影响力,这个现象是威斯特东南未来分离出威斯特的前兆。

  对于东南部的情况,钢峦家族是心知肚明,而薇莉安原本筹划给秉核的封爵和封地,就是准备切割这帮二五仔的封地。

  火车正在行进中,车厢的金属大门打开了。两位骑士走了进来,一位是罗兰的,一位是圣索克的。

  克里芬缓缓转身问道:“怎么,公主殿下,没有空吗?”

  走进来罗兰的骑士说道:“殿下,公主殿下还在进行法脉协调的功课。”

  克里芬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圣索克骑士,说道:“听闻彩镜公主殿下,去年取得了中级医牧师的成就,可喜可贺。圣索克皇室真是人丁兴旺,让人羡慕啊。”

  圣索克的骑士说道:“王储殿下客气了。您是高阶骑士,距离上位骑士,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克里芬含笑谦虚说道:“我们即将拜访的威斯特堡垒,才是真正的天纵英才。”

  圣索克骑士略有深意的回应道:“是,薇莉安冕下是大陆三百年来最年轻的堡垒,今年不到二十八,未婚。”

  这位骑士对克里芬的花花公子名声很了解,所以说出看似暗中怂恿其实是讽刺的言论。

  圣索克皇室中只有中位职业才算是皇室人丁。而只有上位职业或者有晋级上位职业的潜力之人才算得上嫡系。圣索克现在在三十岁以下的嫡系,严格的说只有两位。

  一个就是灿鸿,而另一位是嘉龙皇帝二皇子—隐的女儿,就是秉核在天体塔图书馆以及开刀的时候见到的那位。

  圣索克的二皇子之所以带上隐的名号,是因为不学无术,自身只有高阶士兵的职业等级,但是他的女儿却有晋级权柄的潜力,故又被接纳到皇室中。

  而在八年前,还没有发生那件事前,彩镜也是正儿八经的圣索克嫡系。可是那件事,让彩镜情绪波动剧烈。半年内在修炼上一连出现几个错误,虽然都修改过来了,但被视为潜力大减,故才会被帝国发配。

  但是通过这八年来被放逐出权力中心的经历,冷下心的彩镜醒悟过来,重新开始努力,死死地咬住晋级上位职业者最后一丁点的希望。希望能够拥有命运不再被左右的能力。

  现在,圣索克的骑士对公主殿下这些年的努力很钦佩,而在敬佩的同时,对克里芬是很不满的。

  在骑士们眼中这位克里芬殿下只是将公主殿下当成花瓶而已。他毫无诚意的追求只是在打扰公主殿下的奋斗,与当年的枪焰和焰石家那两个小子一样,名为追求,事实上是妨碍。

  故这位骑士的话语中带着机锋。而克里芬皱了皱眉头,双方话不投机,所以结束谈话。

  【威斯特海军港口,秉核的居住所】

  一位头戴斗篷的男子打开了蒙面,露出了一张让秉核熟悉却意外的脸。

  枪焰蓝寸,秉核是在九岁的时候明白了这位是高阶机械师,在秉核十二岁的时候,这位变成了机械控制者。也是家族内核心成员了。枪焰家族原先也就五位机械控制者,加上秉核和现在的枪焰蓝寸,也就七位。他的到来意味着威斯特和圣索克进行了更多的政治利益交换。

  “四少爷,你好。”蓝寸咧开嘴笑着说道。这位机械控制者在进来后,就盯着秉核金属色的头发。

  秉核站了起来,殷勤地搬了一个椅子过来说道:“堂哥,路途辛苦了。”

  蓝寸坐了下来,拍了拍秉核的肩膀低声说道“你现在,有出息了。我们家族这几个月很多人来上门,都是为你的事情。”

  秉核笑了笑,然后担忧的问道:“那个...帝国那边...我的事情,现在家族能保我平安吗?”(秉核还在担心当年帝国给自己的‘解剖’手术)

  蓝寸诧异的问道:“你的什么事情?”

  秉核扭扭捏捏说道:“就是...就是...当年帝国要动刀子,检查我法脉,我害怕,然后我逃了。”

  蓝寸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好奇地对秉核问道:“你当时逃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秉核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逃跑行为,的确有些荒唐。

  有些担忧的秉核追问道:“帝国上层没有说什么?比如说要给我惩戒。”

  蓝寸的颜艺是“无可奈何”,同时顺手揉了揉秉核的头,顺带试了试手感,说道:“帝国上面还好。不过等你回去后,家主会给你算账的。”

  秉核堵了嘟嘴,用委屈的表情说道:“我现在是高级机械控制者,家族就不能对我网开一面吗?堂哥,您能帮我求情吗?”秉核继续套着近乎。

  蓝寸睁大了眼睛看了秉核足足一分钟,就在秉核浑身不自在的时候。

  蓝寸缓缓的说道:“现在我们家族的机械师传承最高也只能是中阶机械师,你为什么会成为高级机械控制者?”

  蓝寸此来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搞清楚秉核的法脉等级,因为种种迹象表明,秉核并非普通的机械控制者。枪焰家族内部现在抱着一丝怀疑,法脉到了秉核这里是不是变了。

  秉核眼睛漂移着掩饰道:“我做了一点小改动吧。”

  蓝寸足足看了秉核一分钟。然后用说来话长的口气道:“秉核,知道轻钧家族吗?”

  秉核点头,再点头:“知道,知道,”

  蓝寸叙述着:“我们和轻钧家族的关系有近一千年了。这一千年里,我们和轻钧家族其实是从完全附庸关系变成了略微平等的关系。”

  秉核耳朵动了动,秉核心里暗道:“这里,有故事。”

  蓝寸:“轻钧家族是来自于东方的傀儡师家族。在一段时间里遭遇特殊的诅咒,男丁全部断绝,就算外来入赘的男子也会在第三代完全生出女性。而轻钧家族为了延续下去,将部分相关传承给了仆从家族,和仆从家族保持联姻关系。

  而枪焰家的先祖当年就是跟随轻钧从东方赶来的多位家仆中的一支。而我们就是那时开始变成了机械师家族。

  附庸的家族每一代机械师都会选取一名弟子入赘,为轻钧家族延续下一代传承,而一千多年,最早的一批家仆只剩我们这一支了。其余的都因为传承艰难的缘故快要断绝了,也只有我们家族扛住传承的艰难,成为了机械控制者家族。

  我们每一代,都会有机械控制者迎娶轻钧家族的人。再然后送入优异的弟子进入轻钧家族。我们为了在法脉经验积累上不出现严重错误,始终保持和轻钧家族的联姻。而轻钧家族为了维系这种关系,这一千年来她们也始终没有将正确的传承直接全部给我们‘’

  秉核:“那我哥?”(轻钧艾洛特)

  蓝寸带着些许悲情苦笑:“他是从家主那获取的传承,当他和轻钧家族有了两个以上的女孩时,其中最好的那个女孩会从轻钧家族那儿得到传承。如果那个女孩到时候还惦记枪焰家族的话,会对我们家族法脉经验积累过程中的失误进行指点,但是也只能稍许指点,因为轻钧家族对这种情况是严防死守的。这几百年来,我们的传承发展就这样被外来者引领着。所以我们的法脉体系和她们类似,但是由于她们早年传授中存在大量隐瞒,我们在法脉探索上始终存在一些根本上的问题。。”

  听到这,秉核明白地了点头,秉核心里恍然道:“原始设计修改,需要慎之又慎”

  蓝寸看了看秉核好像在发呆,遏制着语气中的不平静对秉核问道:“你现在真的确定你是高级机械控制者?”

  秉核:“额,对。是的?怎么了。”

  蓝寸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秉核,然后缓缓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的就没必要的维持这个联姻关系了。”注:每一代都要送出一个机械控制者级别的传承者,耗费真的很大。

  秉核感兴趣的问道:“轻钧家族的女孩长得丑吗?”

  蓝寸愣了愣说道:“轻钧家族同时和多个仆役家族联姻,而与我们联姻地都是最优异的。嗯?”蓝寸没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秉核,秉核问的不是重点。

  秉核歪了歪脑袋奇怪的问道:“她们世世代代,送妹子和我们和亲,这不是挺好的吗?”

  听到这,蓝寸有些恼火的解释道:“传承,每一个机械控制者能够用心传承的后代都是有限的。而我们每次联姻都必须要为他们培养一个机械控制者的传承者。例如你哥哥艾洛特,他就必须要晋升机械控制者。”

  秉核:“等等,夫人(轻钧艾洛特的母亲)是高阶机械师吧?艾洛特没有得到她的传承吗?”

  蓝寸:“艾洛特的传承来自伯爵,夫人仅负责艾洛特最基础的的机械师传承。未来艾洛特生育了几个女儿后,那位夫人才会选择最优秀的孙女传授轻钧家族的传承。我们家族每四十年,诞生的机械控制者不超过五位。但是每代我们必须为轻钧家族培养一位。”

  旁白:并非枪焰思芬的夫人不想,而是夫人身旁的女仆都是轻钧家的,具是自小遵循轻钧家族的利益,对法脉优良的大小姐们严格监视,而且这些女仆轻钧家每年换一个。

  每一位中位职业者精力也有限,一个时间段只能对几个孩子负责,几十年的时间内往往一个中位职业者只能导引二十多位的年轻人。而成才的可能寥寥无几。

  对于导引下一代成才的艰难,秉核还并没有感觉,因为橡皮擦能力让秉核自己一路上的发展是不断试错上来的。他只感觉到试错的艰难,没有体会到一个家族传承的艰难。

  面对蓝寸的质问,秉核笑了笑,然后用同情语气唏嘘:“轻钧家族,也是可怜呢。黏了我们一千年。”

  秉核心里疯狂吐槽:“重金求子,非诚勿扰。”

  对于秉核眼中藏着的嬉笑之意,枪焰蓝寸想要张嘴痛斥,但是忍住了。他冷声解释道:“轻钧家族的诅咒在这两百年已经有所消散。现在他们是要借助我们将自己的法脉传承延续下去。”

  【蓝寸将轻钧家族最近几百年的新情况娓娓道来】。

  轻钧家族在六百年前,就开始出现了生出男丁的情况,但是在六百年前男子出生比例只有二十分之一。也就是生二十个才能出现一个。所以繁衍了五代就绝嗣了。但是最近两百年内和一个新的家族结合,又出现了新的男丁,这个比例是五分之一。不过两次男丁出现都和枪焰无关。

  而现在现在轻钧家族可以已经勉强作为一个家族开始繁衍了。由于男子数量稀少,轻钧家族为了确保男子机械控制者法脉模板的准确性,依旧钓着枪焰家族。让枪焰家族为轻钧家族保留男性机械控制者的法脉。

  蓝寸说完了这段秘辛。

  噗嗤”秉核再也憋不住,笑起来。秉核对轻钧家族可没有任何仇恨,态度非常客观的秉核觉得自己家族和轻钧家族着一千年的关系实在是太有趣了。

  秉核没心没肺地吐槽道:“枪焰家族当了一千年备胎,枪焰一千年都没让轻钧能出现稳定男性血脉,却让另一个家族摘了桃子。真的是一千年的家族奋斗史,比不上人家一代布种。难怪心里不平衡。”

  秉核硬生生的憋住笑声,对快到发作边缘的蓝寸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们家族黑历史啦。不就是高阶机械控制者吗。自我开始,枪焰家族就有了。不要纠结了。明天你就写信叫家族那边多送一些孩子过来,我来导引传承。”

  蓝寸原本的铁青的脸色变得舒缓,不过他对秉核的想法不是很赞同。

  蓝寸:“家族那边是让我接手你这边的任务,让你快点回去。”

  秉核微笑着忽悠道:“好啊,等你能成功接手我的工作后,我就回去,我可是男人,不能在这里言而无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北京PK10开奖 北京pk10计划 官方彩票开户 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pk10游戏 秒速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