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现实 成功励志 西阳沟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天有不测风云

西阳沟纪事 碧天云 2380 2019.08.10 16:52

  第四十三章天有不测风云

  几人踩着泥泞爬上八号墩,墩台上尚有积水,在太阳照射下发出刺目的银光,桥墩上钢筋已经焊接完毕,几个工人在搭着简易的钢管架,看起来也刚到工地,桥墩上零零散散的留着十几个脚步,见林工上来,也都点头示意,而那个“讲道理”已和厉领工走了过来,林工皱着眉,看着那一段段焊接头,对着刚走过来的厉领工说道:“厉领工,你让工人找几把小铁锤来,把那些焊渣都敲掉,以后焊完就必须把焊渣敲干净,要不然怎么检查。”

  其实这个也只是常识性的东西,电焊渣如果附着在钢筋接头处,当浇筑混凝土的时候,混凝土不能与接头有效粘结,而焊渣间有了空隙,这样接头部位就容易形成腐蚀面,对整个桥的结构安全有影响,同时也会降低使用寿命,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说起来却可能带来很严重的后果,而这场大雨让刚焊好的接头已经透出锈迹,这让林工看起来很不舒服,做工程管理工作需要严谨的态度,任何看起来不起眼的环节都可能造成事故。

  汪剑涵也是思考着这个问题,同时回想着书上所讲,感觉每天都能学习到新的知识。

  不一会儿,厉领工亲自小跑着拿来三把锤子,一把给林工一把给涂安宜,三个人围着已焊好的钢筋开始敲敲打打。

  汪剑涵自顾把水平仪架了起来,承台上已经有了标高点,直接后视就开布点测量。

  整个桥墩很大,需要围着钢筋外围每一米布设一个水平点,这样有利于工人支立模板时控制模板的水平线,如果工人水平稍好一点,其实自己也可以通过水平管来找平,但通过测量来找平这样可以更好控制整个桥墩外围及内侧的收坡,整个桥墩向上是有一个收缩的斜度,到最顶上基本上就要小很多了,这样才能支撑实心的桥帽,从外观上看有点像农村烧砖头窑里的大烟冲。

  汪剑涵熟练的测着每一个点,那边林工三人已开始检查钢筋焊接头,但整个桥墩的钢筋接头有几百根,并且接头都已错开一米以上,三个人敲起来成效不大,林工看所有接头都没有敲对着厉领工略带训斥的说道:“厉领工,下次如果不把焊渣敲完就不要通知检查了,前天来就已经交待清楚的事,现在还是这个结果,你现在就让钢筋班的人来自己处理,如果不处理完模板先缓一下再立。”

  说完看了身边的工班长,那黑黑的工班长一脸陪笑说道:“好好好,下次一定改,我这就去叫人。”

  而林工则看了一眼汪剑涵说道:“小汪,你们三人就在上面抄平吧,我跟小涂去看下冲孔情况。”

  林工边说边与涂安宜爬下桥承台,向五号墩那边走去。

  而刚才说要去叫工人的讲道理却依然还在承台上,嘴里叨唠着说道:“一点焊渣有这么严重吗?”

  一边厉领工用手推了他一把大声喊道:“滚滚,还不快去叫人,让你们边焊边敲,那还有这球事,如果还想记工,那就赶紧让人来敲。”

  这个讲道理却有些扭扭捏捏的,很不情愿的才爬下承台回去叫人,厉领工则自己拿着铁锤,继续敲焊渣。

  汪剑涵见状说道:“厉领工,这些工人也不好管吧!”

  厉领工嘿嘿一笑,扭头说道:“那是,全是大爷一般,教他们这样干,他们偏要那样干,干又干不球好,还尽唱反调,还是原来在技术室安逸,不用天天伺候这帮大爷。”

  其实汪剑涵还是清楚的,领工员在工程队属于行政岗位,队里的正副队长都是工班长到领工员,再升为领工主管,最后成为队领导的,领工员是组织工人,带领工人实施各项工作的关键人物,也就四十二队刚成立,没有领工员,才把厉开来、包进取提成领工员的,如果说技术室工作相对轻松些,那也只能是体力劳动上来比较,所以厉开来也只是说说而已。

  汪剑涵边测边笑笑说道:“厉领工,技术室有啥好的,尽干吃力不讨好的事,你看刚才那个讲道理,自己活没干好,嘴里还叽哩咕噜的,我看以后技术室怕是和这帮大爷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你怕啥,有事林工会顶着的,月底算工,还不得要林工签字才行,以后你们会跟他们多打交道,林工也不会每次都来检查,这帮孙子该收拾就收拾,要不然以后他们就会爬到你头上来拉屎。”厉领工提醒汪剑涵说道。

  边上坐着记录的向妮扑哧一笑说道:“你们两个一会大爷,一会孙子的,那这帮工人到底是大爷还是孙子呀!”

  厉领工停下手中的敲击,盯着向妮笑着说道:“向妮,这个就是干工程的特点,即是大爷也是孙子,我每天求着他们干活,要干好点,那他们就是大爷我是孙子,月底记工来找我的时候他们就是孙子,我就是大爷,再说了施工单位在监理单位、业主代表面前就是孙子,而在那些小包工头面前就是大爷。”

  汪剑涵想这厉领工也算精明,对工程之道理解也比较透砌,中国式管理原本就是如此,那些地方上当官的在陪领导的时候,那个不是点头哈腰的,而在下属面前又都趾高气扬,这就是现实,现实得每个人都必须按这个规矩去办事,要不然你就是异类,会被上下排挤,甚至跟本不能做成,那怕一个芝麻大的官也是如此,对厉领工来说当然算是大爷也是孙子了。

  向妮回首一笑说道:“也对,至少这样心理能平衡。”

  汪剑涵一边测,一边看着北面山沟上游此时已算风起云涌,黑压压的慢慢向桥这边袭来,汪剑涵指挥小朱加快速度,既然来一次当然是全部测完才行了,测不完工人干活的时候又要骂娘了。

  而此时风已经开始吹得大了,刚焊好的钢筋相互撞击,发出零乱的“哐哐”声,让汪剑涵心里一时烦燥,而承台下流水声也明显增大,并且有沙石滑动异响,而尚有二十多个点未测,风吹得塔尺稳定差,读数更难,但汪剑涵做事不喜欢半途而废,依然在风里工作着,

  厉开来看钢筋摇动加激也不好再敲,跟汪剑涵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承台上的工人也都走光,只余汪剑涵三人坚持着,

  天上已经阴云密布,看来一场大雨会如期而至,风中夹着雨点吹在汪剑涵脸上,竟带着几许寒意,而北面的雨声似已能从风中听到,汪剑涵加快速度,测完最后一个点,迅速收好仪器,让小朱背着脚架与向妮打着测伞先走,汪剑涵围着整个外圈钢筋再检查一遍,因为刚才实在很急,怕有遗漏或编号错误的地方,那会让整个测量全功尽弃。

  此时大雨已经铺天盖地的浇来,只那么几秒钟,汪剑涵整个人已全身流水,一阵阵寒意袭来,汪剑涵打了个寒颤,急忙背起仪器向承台下爬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官方彩票开户 pk10开奖 彩票开户平台 pk10开奖结果 购彩平台网址 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pk10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