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有钱人家是非多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214 2019.07.23 18:00

  县试风波就这样过去了,杨聪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准备府试了。

  府试的具体日期还不能确定,因为一省学政下面并没有什么专职的官员,他要安排人督考,一般都是在省城各衙门抽调,所以督考官员及其不稳定,各州府的县试和府试也只能轮着来。

  不过,府试大抵都在八月份左右,这个是可以确定的,也就是说,杨聪大概还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

  经历过一次县试之后,他已然明白,这科举考试考的并不全是做文章,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同样重要,所以,县试之后,他并没有再把自己关在院子里闷头做文章,县学他还是天天去上,除了锻炼身体,他还找了些事情锻炼自己的心里素质。

  比如,每天早上他都会准时去爷爷杨荣院子里点卯,硬扛二十多个掌柜各种各样的目光,以此来磨炼自己的意志力。

  一开始,他的确极度的不适应,甚至连头都不大敢抬,毕竟在场的大多都是他的叔伯甚至是叔爷爷,他高高在上,坐在自己爷爷身边,总免不了有些紧张。

  不过,慢慢习惯之后就好了,过了大约十余天后,他便不再紧张了。

  这一放松他便觉着有些无聊了,因为他说白了就是来旁听的,也不用汇报,也不用说话,光坐那里便成。

  跟个木墩子一样坐那里也不是个事,倍感无聊的他便暗暗观察下面那些掌柜的表情来。

  这一观察,他便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大家妒忌他,他还可以理解,毕竟在场差不多都是杨家人,他就凭借投胎的优势,获得了巨额家产的继承权,而其他人却只能老老实实干活,以此来获取俸禄,要不妒忌他那就不正常了。

  他之所以发现不对劲,主要因为有人看向他的眼光不是带着妒忌的。

  这个人就是他的二叔杨云,也就是他父亲的亲弟弟。

  他发现,这二叔杨云看向他的目光太怪异了。

  很多时候,这二叔都刻意伪装出欣慰的样子,好像对他这个侄子接班很是赞同。

  但是,杨聪明显能感觉出那是装的,甚至,有时候,他还能看到二叔眼中隐含着不甘、愤怒,甚至是凶狠。

  这不甘和愤怒还可以理解,没办法,就因为他比自己的父亲后出生,所以,这杨家的巨额财富便与他无缘了。

  但这凶狠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二叔还有谋夺家产的想法不成。

  这家产太多有时候也不是好事,不但要防着别人打主意,还要防止自己家里人打主意。

  这种桥段,前世的他在电视里面看的多了,这就是所谓的豪门恩怨,很多时候,在金钱面前,亲情是相当脆弱的,为了争夺家产,亲兄弟甚至是亲父子反目成仇都不奇怪。

  没想到,自己也会遇上这种狗血的事情。

  这件事,就如同一根刺一般,隐隐扎在杨聪的心头,让他感觉有些难受,而他又不好跟自己的爷爷说,毕竟爷爷就两个儿子,对这二叔,爷爷也是比较疼爱的,自己如果跑去告状,他爷爷心里不知道会多难受。

  原本,他想着,二叔的事,自己暗中提防着便行了,没有必要为此大动干戈,但是,这天,一件事却突然触发了他敏感的神经,让他越发感觉不对劲了。

  因为这天晚上他和俞大猷等人在福瑞楼二楼吃完饭下到一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二叔的养子杨金峰了,杨金峰明明也看到他了,但是,这家伙,不但不过来问好,还跟老鼠看到猫一样,惊慌失措的溜了!

  这家伙,搞什么鬼?

  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自己又没露出什么异状,这家伙,跑什么跑。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家伙如此惧怕自己呢?

  杨聪想了一路都没想明白,以前他跟这杨金峰貌似就没多少交集,仅仅就是偶尔碰见几回而已,而且,以前这家伙见了自己都恭敬的很,甚至还有点巴结的味道,每次都要刻意逢迎自己一番。

  这次,这家伙的表现也太不正常了,竟然看见自己就溜!

  这家伙,心里肯定有鬼,回到自己的院子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猴子,你们最近有没有觉得杨金峰有点不对劲?”

  侯之坦闻言,愣了一下,这才缓缓的回忆道:“大少爷不说,小的还不觉着,现在想来,疯子这段时间的确有点不对劲,这段时间,他看到我们总是躲躲闪闪的,都不跟我们说话了,好像生怕我们知道什么一样。”

  疯子是杨金峰的外号,能这么叫他,证明侯之坦跟他的关系还不错,既然他们关系不错,见了面都不说话,这就更有鬼了。

  杨聪隐隐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很大的问题,二叔估计在做对自己不利的事,而这杨金峰肯定知道,甚至还参与其中了。

  怎么办呢?

  难道还当不知道,听之任之吗?

  这样肯定不成,必须把这杨金峰逮过来问一问。

  这年头大户人家主人和下人的地位可是天差地别,他一个大少爷要逮住个管事的吓人来逼问一番是件很简单的事情,这种事他甚至不需要请示他爷爷,只要能找个借口堵住他二叔的嘴便成。

  杨聪想了想,又冷冷的问道:“刚回来的时候你们在路上看到杨金峰没?”

  侯之坦连连摇头道:“没有,他一般不会这么早回府的,他喜欢喝hua酒,吃完晚饭之后要没什么事,他一般都会去喝hua酒。”

  没回来,那更好。

  杨聪紧接着又追问道:“他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侯之坦不假思索道:“他也不敢在外面呆太晚,一般戌时左右他就会回来。”

  现在离戌时还有差不多半个时辰,足可以准备好一切了,杨聪略微思索了一阵,随即便果断道:“你去小熊那里取包银子过来。”

  侯之坦闻言不由一愣,取银子干嘛?

  不过,他并没有问这个,他愣了一下便小心的问道:“大少爷,取多少?”

  杨聪不假思索道:“就一百两吧。”

  侯之坦点了点头,随即毫不犹豫的内院跑去。

  俞大猷他们也懵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杨聪这一回来,也不回内院,下了马车就问个没完,然后就叫人去取银子,简直莫名其妙啊。

  这侯之坦刚离开,俞大猷便忍不住问道:“清风,怎么了?”

  杨聪也不隐瞒,直接道:“我感觉我二叔有点不对劲,他可能正背着我和我爷爷干什么坏事。”

  晕死,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唉,有钱人家果然是非多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官网 线上彩票开户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官网 pk10开奖结果 彩票开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