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七十章 谁是忠,谁是奸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509 2019.07.31 18:00

  杨聪这事闹得的确有点大,知府大人要捉拿他,他竟然敢拒捕!

  这种事,怎么说呢,这年头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别说知府了,就是布政使甚至是巡抚下令拿人,都有人敢拒捕。

  不过,那一般都是豪门子弟又或是皇亲国戚,人家有后台,不怕啊。

  杨聪家就是商户,可以说屁后台都没有,他竟然敢拒捕,这才叫奇葩呢。

  其实,他也不想啊,开什么玩笑,谁想玩这个啊,但是,他也没办法,因为当初徐阶和他商量的对策里面就有这么一出。

  他真是没有办法啊,按陈文杰那狗屁计划,人家很有可能会不分青红皂白来捉拿他,因为栽赃陷害一般都是这么玩的,先栽赃,然后抓起来,再陷害,陈文杰又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抓他,可能性有九成以上。

  他是不得不来这么一出,他不拒捕,难道任由别人把自己抓起来吗?

  当然,这一出的重点并不是拒捕。

  如果是为了拒捕而拒捕,那就真是无法无天了。

  他拒捕的目的是为了讲道理,当众讲道理,不管谁来抓他,他都会拒捕,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讲道理。

  不过,这会儿这情况是最差的一种,面对这情况,杨聪骂徐阶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这么高难度的事情出马的是他呢,你徐阶那么大个官,不能出面顶着吗?

  尼玛啊,为什么来抓人的不是宋应奎而是知府顾可久呢?

  如果出面抓人的是宋应奎,他能羞的这货无地自容。

  问题这货太奸诈了,竟然诓的知府顾可久出面来抓他,这知府顾可久就不能羞辱了,不但不能羞辱,还要尽量恭敬。

  杨聪就当没听见顾可久的怒吼,依旧恭敬的拱手作揖道:“知府大人,请恕学生失礼了,您的话,学生真不明白。难道有人状告学生,学生就有罪吗?”

  顾可久闻言一愣,这话说得,定罪当然不是这么定的。

  他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这些考生正闹着呢,而且杨聪貌似还有作弊的前科,为了安抚这帮考生,只有先把杨聪抓起来再说了。

  当然,话不能这么说,他愣了一下,随即便冷冷的道:“这就是你拒捕的理由吗?”

  晕死,这知府大人果然不简单啊,不问缘由,只说结果,没有证据就下令抓人是他没道理,他就不说,他就咬着杨聪拒捕的事说!

  杨聪当然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他早就有准备了。

  他不慌不忙的拱手道:“知府大人,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有人告状,就可以定罪?”

  ......

  这话当然不能说,顾可久干脆冷哼一声,没接他这腔。

  杨聪见知府大人暂时被他稳住了,这才缓缓从怀里掏出个状子,举起来,朗声道:“学生状告同安考生府试作弊,请知府大人明察。”

  “这!”,顾可久被杨聪这招弄的目瞪口呆。

  “哗。”,四周看热闹的人也被杨聪这招给震惊了,竟然还有这种事,你状告我,我就状告你,到底谁有罪呢?

  几乎所有都忍不住和旁人小声议论开了,一时之间,整个承天寺仿佛突然之间被蜂群给笼罩了,“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这杨聪,忒无耻了,你作弊被别人揭发了,你就诬告别人作弊,你当本官就没有办法了吗?

  顾可久这会儿还下意识的认为是杨聪在作弊呢,他只是愣了一下,便假装若无其事的接过杨聪的状子,随即冷冷的道:“诬陷好人,那同样是要治罪的。”

  他这话说的,杨聪诬陷吴堂这个好人,那杨聪就是坏人咯,这话是明显在偏袒吴堂。

  杨聪也不着恼,他依旧不慌不忙的拱手道:“知府大人,这谁忠谁奸还未可知,不若学生和吴堂当面对质一番,让大人,也让在场所有人看看,到底谁是忠,谁是奸。”

  他这并不是什么无礼要求,就算是当朝皇帝,在没办法分辨忠奸的时候都会让涉事大臣当廷对质,这是有例可循的。

  顾可久这会儿也没什么好办法了,因为他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杨聪有罪,如果能将人一举拿下也就罢了,那样一来,就可以慢慢审问,慢慢找证据,问题这杨聪的随从太厉害,他派来的人没能将人一举拿下来啊。

  这个时候,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就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了,对质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办法,你吴堂不是状告杨聪作弊吗,我也认为杨聪作弊,你来说说,他怎么作弊的,你要能提供点证据,我就好下令拿人了。

  他装作沉吟了一下,这才对着一旁的吴堂道:“吴堂,你状告杨聪作弊,可有证据?”

  我有屁的证据啊!

  吴堂闻言,心里顿时一慌,他就是个马前卒而已,陈文杰只是让他状告杨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后面的事就跟他没关系了。

  这“证据”陈文杰可没打算让他这个小卒子抖出来,所以,他神马都布吉岛啊!

  不过,他倒不是那种毫无智商的白痴,知府大人的态度他也看出来了,很明显,知府大人相信杨聪作弊。

  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能借这些落榜考生之力,胡说一通,说的杨聪哑口无言了便成了。

  想到这里,他回头扫视了一下被他蒙骗过来的落榜考生,随即恭敬的拱手道:“回知府大人,杨聪此子惠安县试的时候就凭着下作手段得了个案首,当时在惠安就闹的沸沸扬扬,府试他又故技重施,再次夺得案首,他一个不学无术的商贾之子,竟然能凭借下作手段连夺县试和府试案首,而我们这些寒窗苦读十余载的学子却登榜都难,他这是羞辱我们泉州所有学子啊!学生实在气不过,这才带着大家状告他的。”

  他这意思就是没证据,就是推测而已,但是,他后面的话却着实说到那些落榜学生心里去了,一众落榜学子顿时大声附和道:“是啊,这种无耻之徒都能连夺县试和府试案首,我们却上榜的机会都没有,太不公平了。”

  这话说的,让你说证据呢,你说这些干嘛?

  顾可久见状,忍不住眉头一皱,不过,他并没有吭气,因为他这会儿心里还是偏向吴堂的。

  杨聪一听吴堂这口气就明白了,吴堂并不知道陈文杰栽赃赵炎的事。

  赵炎可不是杨金峰那种没什么地位的下人,要栽赃自然不能当着人家的面栽赃,而且,这栽赃还不能让人家察觉了,不然人家自己把你栽赃的银子找出来往别处一藏,那就真变成给人送银子了。

  所以,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陈文杰不告诉吴堂也是很正常的,万一这小子说漏了嘴,时机还没到就捅出去了怎么办,那他不是白费力气。

  像这会儿,时机就没到,因为事情还没发展到搜赵炎住处那一步,如果吴堂一说,赵炎听到消息,肯定会去转移“脏银”,那他们就白栽赃了。

  这家伙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好办了,杨聪朝着吴堂翻了个白眼,鄙视了一下,这才质问道:“惠安县试你参加了吗?你亲眼看见我作弊了吗?”

  没看见怎么了,吴堂梗着脖子硬怼道:“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当天下读书人都是瞎子吗?”

  他身后的落榜考生立马愤怒的附和道:“是啊,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切。

  杨聪指着吴堂冷笑道:“你们当然不是瞎子,你们是睁眼瞎,他叫什么你们不知道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官网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北京赛车pk10直播 pk10游戏 pc蛋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