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一〇〇章 相亲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208 2019.08.15 18:00

  古代也有相亲,这点杨聪倒是早有耳闻。

  其实,古代年轻男女谈婚论嫁的时候并不像大多数人心目中那样,完全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成亲之前男女之间虽然不能谈什么恋爱,但相亲还是很常见的,而且古人相亲的花样比现代人多的多。

  现代人相亲无非就是约个地点见个面,吃个饭,或者找个安静的地方谈一谈,男女双方也就能看看对方的外貌和谈吐,以此来决定要不要继续交往,又或者直接在一起。

  古人相亲可没这么“简单粗暴”,他们相亲的方式从某些方面来说比现代人还要先进。

  比如戏剧里面经常出现的,指腹为婚,比武招亲,抛绣球等等桥段,这些一般人都耳熟能详的相亲方式,甚至杨聪还听说过,有的地方还有专门的相亲大会等大场面。

  当然,他这次相亲不是什么比武招亲,也不是什么抛绣球,而是一般的相亲。

  这年头一般相亲都要择个良辰吉日,双方家长再约个地方让彼此的儿女或者后人见面。

  不过,如果你比较急的话,也可以借口择日不如撞日,直接上门!

  杨家老太爷杨荣对此事自然是急不可耐,他都为此事奔波了十多年了,这会儿终于有眉目了,他哪还能坐得住。

  第二天一早,他便带着杨聪,带着礼物,带着一堆亲随护卫,直奔东岭而去。

  这年头相亲到底是个什么流程呢?

  杨聪一路上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他又不好意思去问老太爷杨荣,这样会显得自己很在意这门亲事,他这会儿对这门亲事真不是那么在意,因为他都已经和陆灵儿私定终身了,这张贞他真没怎么考虑过。

  他想着开始相亲之前,自己的爷爷怎么滴也会跟自己交待一番,没想到,老太爷杨荣貌似兴奋的有点过头了,一行人抵达东岭张府之后,杨荣神马都没跟他说,便跑去找张家老太爷张慎商量去了。

  杨聪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张府一个别院休息了一阵,然后,便有一个老妈子过来,带着他往内院走去。

  这张府到底什么样他也没心情细看了,他只感觉这小心肝扑通扑通的,都快跳嘴里来了。

  相亲啊!

  两世为人,头一次啊!

  真的好紧张的说。

  他就这么紧张的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跟在那老妈子的后面,走了好长一段路。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一空,什么围墙、房舍全没了,入眼就是一片姹紫嫣红的花草树木。

  这里,大概就是张家的花园吧。

  他跟着那老妈子在园中小径走了一段,前面忽而出现一个凉亭,那张贞就坐在凉亭当中呢。

  到了这里,那老妈子便不再前行了,她直接挥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后便躬身推了下去。

  这家伙,真的好紧张啊!

  杨聪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随后便摆出一副自认为最潇洒的模样,缓缓向凉亭中走去。

  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那些公子哥儿没事总爱拿把纸扇了,那纯粹就是为了装逼啊!

  这会儿要有把纸扇在手,他感觉自己至少能潇洒一倍,手里没东西,这走路真有点僵硬啊,真后悔啊,为什么不带把纸扇呢。

  张府花园本就不大,入口处离凉亭也就二三十步远的样子,他已然往前走了二十来步了,离凉亭也就十来步的距离,就心中嘟囔了几句的工夫,他整个人便已走进凉亭当中。

  这个时候,看人家一眼应该不算过分吧,他心中刚冒出这个年头,眼睛便已经瞟向近在眼前的张贞。

  张贞今天并未着盛装,而是穿着一身淡红色的齐腰襦裙,不过,这襦裙比那盛装貌似更合她的气质,她那苗条的身形在襦裙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娇柔,她那俏脸也被红裙映的如同桃花般娇艳,偶尔一阵清风吹来,竟然给人一种仙女下凡的感觉。

  一时之间,杨聪看的都有点痴了。

  不过,他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他极力将自己的眼光挪向了其他地方,假装打量起凉亭里的陈设来。

  这凉亭里面陈设很简单,就是一个石桌,四个小圆凳,一把古琴,然后便没有其他东西了。

  呃,这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他正不知如何开口呢,张贞却是羞答答的站起身来,微微一福,随即低声道:“杨公子,请坐。”

  这声音,好清脆啊!

  杨聪微微一愣,随即拱手道:“多谢多谢,张小姐客气了。”

  他装模作样的客套了一番,这才依言缓缓坐在了张贞对面的圆凳上。

  不过,这会儿他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古代相亲到底能亲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啊,万一自己一不小心唐突了佳人,岂不丢人丢大发了。

  张贞貌似也很紧张,不过,这里毕竟是她家,作为主人她总不能老把客人晾着。

  她坐下来低头沉吟了一阵,这才轻声道:“杨公子,闲坐无聊,不若听小女子弹奏一曲吧。”

  说罢,她便手抚琴弦缓缓弹奏起来。

  她弹奏的是什么曲子呢?

  杨聪真不知道,因为他就没学过音律,也不会弹琴。

  这感觉,怎么说呢,如果实话实说,那就是:张小姐,你这是在对牛弹琴啊!

  他是真听不懂,不过,他还是装作沉醉的样子,跟着音律缓缓的晃动着脑袋,仿佛很是享受一般。

  一曲弹罢,他立马抚掌大赞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张小姐,你弹的太好了,我长这么大还没听过如此美妙的琴音呢。”

  张贞闻言,不由满脸羞红,她低头抚了抚滚烫的脸颊,这才轻声道:“杨公子过誉了,听闻公子连中三元,乃是天下少有的才俊,小女子这里有几个上联,一直对不出来,还请公子指教。”

  对对联?

  明朝读书人好像就爱这调调,不管是学子聚会还是文人相斗,都喜欢对对子。

  前世他就在唐伯虎点秋香那出戏里看到过这种桥段,那家伙,华太师请的那个对穿肠出场时那叫一个牛逼啊,真的跟个将军一样,当然,唐伯虎更牛逼,硬是把那对穿肠的肠子给对穿了,对得人家喷血不止。

  那场面,着实精彩啊。

  那么,明朝的读书人为什么这么爱对对联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因为八股文中要求有四组对仗工整的排比对偶句啊,对对联其实就是在练习排比对偶,而且对出一个对联来还能显得自己很牛掰的样子,所以,读书人都乐不此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线上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线上彩票开户 官方彩票开户 彩票开户平台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 线上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 官方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