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六十章 有些人,看不透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269 2019.07.26 18:00

  第二天一早,点卯过后,杨聪便向爷爷杨荣辞行,说是府试就要开始了,他要赶去府城准备考试了。

  杨荣倒不担心自己孙儿府试过不了,他就是怕杨聪出什么意外,这海商豪门可不是吹出来的,人家真的养海盗,通倭寇,在这东南地面上,他们的实力真的大到可怕。

  但是,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杨聪错过这次府试,毕竟这不仅关系着杨聪的前程,还关系这杨家的兴衰,他只能千叮咛万嘱咐,让杨聪一定小心,实在不行就逃往永宁卫城,那里离泉州府城也就五六十里,只要逃过去,就没事了。

  因为二叔杨云的关系,杨聪也不好告诉他爷爷陈文杰已经准备动手了,现在证据是有了,但二叔杨云那边却不能轻易去动,这会儿杨金峰已经成为自己的内应,二叔杨云其实等于是他打入陈文杰那边的棋子,他还想通过杨金峰掌握陈文杰的动向呢。

  如果自己的爷爷大义灭亲,把二叔给收拾了,这枚棋子可就废了。

  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就这么装出赶考的样子,直奔府城而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府试什么时候开始,不过,从陈文杰的密信里面能看出来,这府试肯定为期不远了,因为泉州府试的督考官都已经定下来了,从省城赶过来也用不了几天。

  这次,他并没有住旅馆或者带有住宿的酒楼,而是选择了府衙附近的承天寺。

  明朝这会儿有个特色,不但旅馆、酒楼可以供旅客住宿,寺庙同样可以旅客住宿。

  这年头的寺庙可不是一派青灯古佛,人烟渺渺的凄凉模样,大明各地的寺庙大多数规模宏大、兴盛无比。

  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朱元璋当初父母双亡、走投无路的时候是皇觉寺的和尚高彬收留了他,不然他就饿死了。

  所以,他对寺庙有特殊的感情,登基称帝之后他不知道在大明各地敕造了多少寺庙,这也是有明一朝寺庙兴盛无比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寺庙会变成供人住宿的地方,则跟《大明律》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大明律》有规定,官员外出公干,住宿不得超过一定的标准,而大明官员俸禄又出了名的低,如果自掏腰包住高档酒楼和旅馆,那简直是告诉别人自己在贪腐,所以,官员外出公干一般都会就近选择寺庙住宿。

  这样一来,各地寺庙就慢慢衍生出供旅客住宿的行当,由于寺庙一般都规模宏大、环境优雅、住宿舒适、素餐可口,而且费用也相对较低,这住寺庙的旅客也越来越多。

  当然,杨聪并不是为了节省那点钱,他之所以投宿承天寺,主要是因为一般来泉州府公干的外地官员都会在此住宿,而陈文杰又准备栽赃督考官赵炎,他提前住进承天寺,到时候行事就方便了。

  这承天寺可不是一般的大,光是大殿就有二十余座,供人住宿的院落更是多达四十余处,住进去上千人都不成问题。

  这次,杨聪也没有拿出富家子弟的架势,大张旗鼓包下几个院落,搞的轰轰烈烈,人尽皆知。

  他只是让侯之坦出面租了个两进的院落,随后便悄声无息的带着俞大猷等人和十余个护卫住进去了。

  这一整天,他都窝在院子里没有出门,侯之坦和彭福等人倒是去外面跑了几趟,他们主要是去告知徐阶、薛南塘等人,杨聪来了。

  直到晚上,夜幕降临之后,杨聪才坐着马车来到望江楼,订了个包间,然后便和俞大猷他们坐在里面默默等候起来。

  很快,薛南塘便进来了,他一进门便好奇的问道:“清风,你这是干嘛,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杨聪尴尬的起身招呼他坐下来,这才掏出陈文杰的密信,递过去,随即叹息道:“唉,陈文杰这小子还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薛南塘接过密信仔细看了看,还没来得及说话,史文斋和史礼斋兄弟竟然拥着他们的父亲府衙检校史致轩进来了。

  杨聪见状,连忙起身拱手道:“哎呀,竟然连伯父都惊动了,罪过,罪过。”

  俞大猷、邓城等人自然是赶紧跟着起身相迎,史致轩摆了摆手,在杨聪的殷切招呼下坐了下来,这才微笑道:“听说贤侄遇到点麻烦,不知道是什么事啊,老夫能帮上什么忙不?”

  他这态度着实有点奇怪,杨聪就一个商户子弟,值得他这个府城最有名望的士绅这么关心吗?

  杨聪也不明白这为伯父为什么这么上心,不过,这事能有这位府城士绅大佬兼府衙官员帮忙自然最好,他连忙从薛南塘手中接过密信,恭敬的递给史致轩,并解释道:“伯父,陈文杰那小子还是有点不甘心,他这次好像是想利用府试之机将小侄陷害入狱,并夺了我们杨家的家产。”

  “噢。”,史致轩闻言,眉头不由一皱,这龙溪陈氏也太过分了,惠安杨家好歹也算是自己人,这么肆无忌惮的下狠手,东南其他士绅和商户岂不人人自危。

  他接过密信仔细看了看,又想了一下,这才摇头叹息道:“这龙溪陈氏果然势大啊,府衙也是今天下午才收到学政大人的公文,通知我们泉州府试将在五天后举行,他们竟然早就知晓了督考官的人选,而且,看他们的意思,好像是想连赵炎赵大人都想一起收拾了。”

  这龙溪陈氏的确势大的惊人,连提刑按察使司佥事他们都敢随意栽赃陷害,人家可是正五品的地方大员啊!

  杨聪有些不服道:“这事恐怕是他们一厢情愿吧,不若我们直接把密信交给赵大人,让赵大人收拾他们,您觉得怎么样?”

  史致轩闻言,有些犹豫道:“这个,此事关系重大,老夫也不敢妄下定论,贤侄,你没请徐大人吗?”

  他这话里明显透着一丝希冀,希望徐阶能来,并能看到他对杨聪的关心。

  这意思,就是隐隐在向徐阶靠拢。

  杨聪这会儿对这权谋之事认知还有点模糊,他虽然看出史致轩有巴结徐阶的意思,却不知道人家巴结上徐阶能有什么好处

  他甚至到现在还有些想不明白,徐阶为什么要冒险帮他对付龙溪陈氏呢。

  唉,有些人,真是看不透啊。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叹息道:“子升兄那边我倒是让人去请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啊。”

  这时,门口突然响起徐阶爽朗的笑声,他笑着轻责道:“清风贤弟,你这是什么话,贤弟有事,为兄怎么可能不来帮忙呢。”

  晕啊,徐阶这态度,真是让人摸不透啊!

  杨聪连忙和大家一起起身,连连拱手道:“子升兄大家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官方彩票开户 彩票开户平台 彩票开户平台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彩票开户平台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彩票开户平台 pk10开奖走势图 购彩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