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pk10开奖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好好庆贺一下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398 2019.07.22 08:00

  老太爷杨荣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兴奋过了,几十年商场的摸爬滚打早已令他变得沉稳无比,一般就算再大的事他也不会如此失态。

  不过,杨聪高中县试案首的消息着实让他兴奋的不行了。

  他也知道,县试只是科举考试的开始,县试案首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成绩,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

  但是,杨聪高中县试案首对于他来说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因为这代表杨聪真的是天才,科举方面的天才!

  这个天才,对于杨家来说,太重要了。

  杨家自发家以来,缺的从来就是不钱,而是与之相匹配的地位。

  而这地位并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就算给朝廷纳捐一大把银子,也只能改变个人的地位,并不能改变整个杨家的地位。

  要想改变整个杨家的地位,唯有通过科举,只有杨家有人高中举人,杨家的地位才能彻底改变。

  现在,杨聪这个天才横空出世,并通过县试印证了其天才之名,他怎能不激动。

  他兴冲冲跑到大门口时那报喜的衙役果然已经到了,而且外面还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老百姓。

  这场面连他都没经历过,杨府可从没有上过科举榜单,县试榜单都没人上过。

  他激动的上前拱手道:“诸位辛苦了,请进,请进。”

  那机灵的衙役一见杨老太爷这架势,便知道这赏钱肯定少不了了,他可是马屁精里面的马屁精,自然知道这时候该怎么讨人欢心。

  他也不急着进门,而是在大门口举着榜文竭力大喊道:“恭喜杨老太爷,贺喜杨老太爷,令孙高中县试案首,连县令大人都对其文章赞不绝口。”

  杨荣见状,连忙上前双手接过榜文,随即满脸兴奋的点头道:“好,好,好,诸位一路辛苦,请随老夫到寒舍喝杯茶。”

  说罢,他竟然放低身段,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这才转身往里走去。

  那机灵的衙役见状,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

  杨家这么大的府邸,自然有专门待客的厅堂,进了杨府大门往左一拐就是个大院,不过这大院就一进,而且里面就一栋大平房。

  杨荣领着三个衙役进了专门待客的大厅,客客气气的请人坐下,又令人奉上香茗,这才满脸欢喜的拱手道:“多谢诸位,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好往笑纳。”

  他身旁亲随早把银锭子拽手里了,他话音刚落,那亲随便猫着腰上前,给每个衙役手里塞了个银锭子。

  那机灵的衙役伸手一握就知道,这银锭子,足足十两!

  好家伙,他一年的俸禄才十来两,这扛着个牌子跑一趟就顶一年的俸禄,杨家的阔绰果然名不虚传啊。

  这时候,他都激动的有点打哆嗦了,不过,县令大人的交待他可不敢忘。

  他匆匆把银子往怀里一塞,随即便起身拱手道:“老太爷,县令大人还命小的给您捎了几句话。”

  这架势,好像不足与外人道啊。

  杨荣连忙将头伸过去,郑重的道:“请讲。”

  那机灵的衙役立马将嘴附在他耳边,小声将县令刘守良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达了一遍。

  杨荣闻言,眉头不由一皱,这帮读书人,嘴巴可真毒啊!

  刘守良的意思,他也明白,就是让他大肆庆贺一番,证明自己光明磊落,同时把那些酸言酸语压下去。

  这庆贺必须搞,而且必须搞的轰轰烈烈,搞的人尽皆知。

  他客客气气的将报喜的衙役送走之后,又回到自己的院子思索了一番,这才命人将杨聪招来说话。

  杨聪这会儿自然也知道自己高中案首了,不过,他同样不明白这县衙的衙役来报喜是怎么回事。

  县试“高中”报个屁的喜啊!

  难道是这些衙役变着法来讨赏钱吗?

  不应该啊,这种事县令刘守良如果不点头,借他们个胆,他们也不敢瞎搞啊。

  这敲锣打鼓的,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整个县城都会被惊动,他们怎么敢擅作主张。

  难道是县令刘守良想巴结他们杨家?

  更不应该啊,这年头,商户算个屁啊,官绅的才是爷,他们杨家巴结县令大人还差不多。

  他这正疑惑不解呢,杨荣的亲随突然跑过来传话,说是老太爷让他过去一趟。

  杨聪这个郁闷啊,这不参加科举好像什么事都没有,每天就按时去县学上个课,其他时间都是自由的,这一参加科举事就多了。

  这早起锻炼身体虽说是他自找的,但那也是为了应对科举,现在,老太爷又主动找他去说话,以前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好像除了严老先生告状老太爷把他叫过去抽了一顿,其他时候,老太爷基本就没找过他。

  这事整的,等下他还要赶去县学上课呢,要不去,人家肯定说三道四,说什么他县试得了个第一就牛上天了,连县学都不屑去了,这话他可承受不起。

  他只能拖着疲惫的步伐,匆匆赶到杨荣的院子,希望能快点说完,好赶去县学。

  杨荣一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关切道:“聪儿,你这是怎么了,还没缓过劲来吗?唉,这县试,还真是要命啊,爷爷当初也去考过,那考场,简直不是人待的。”

  杨聪闻言,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孙儿已经缓过劲来了,孙儿是觉着这科举考试有时候也是在考验人的身体,所以这几天孙儿在跟志辅兄他们学着拉弓,举石锁,加强一下体魄。孙儿这是刚练完,身上有点酸痛而已。”

  杨荣闻言,欣慰的道:“好,聪儿,你是真的长大了,懂事了,什么事都不用爷爷为你操心了。”

  杨聪可没时间在这聊天打屁,唠家常,他看了看天色,不由有些焦急道:“爷爷,您找孙儿有什么事嘛,这时候也不早了,孙儿怕上县学迟到。”

  杨荣闻言,不由摇头叹息道:“要不,今天你就别去了。”

  别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县试过了,爷爷不是该高兴吗,怎么突然又唉声叹气起来了。

  杨聪不由惊道:“爷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杨荣继续叹息道:“唉,刚县令大人命人捎话过来,说是那些落榜的考生在那酸言酸语,说你坏话呢。”

  晕死,这帮没用的家伙,考试的时候那叫一个废啊,就被大太阳晒了一阵,屎啊,尿啊,饭啊,菜啊,全喷出来了,这会儿没考上,倒说起自己的坏话来了。

  他猜都能猜的到,这些家伙肯定说自己花钱作弊。

  杨聪略带不屑道:“让他们说去呗,您是知道的,我又没作弊。”

  杨荣仍旧摇头叹息道:“唉,聪儿,人言可畏啊,这事要是传到龙溪陈氏那什么陈文杰耳朵里,他指不定整什么幺蛾子呢。”

  杨聪闻言,眉头一皱,这家伙,是有点麻烦啊,陈文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如果拿这事做文章,自己怎么应对呢?

  他忍不住问道:“爷爷,您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办好呢?”

  杨荣冷哼一声,淡淡的道:“我们包下福瑞楼,办场谢师宴,好好庆贺一下。”

  杨聪闻言,不由一愣,办场谢师宴就能堵住别人的嘴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pk10开奖结果 彩票开户平台 pk10开奖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pk10计划 彩票开户平台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