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pk10开奖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县令大人是个木匠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716 2019.07.16 08:00

  这时候,惠安县衙,琴治堂,县令刘守良正围着自己的座椅缓缓打转呢。

  他时不时用双手在座椅上比划一番,又摸着胡须沉思一阵,那样子,像极了一个资深的老木匠。

  没错,他就是个老木匠。

  前两天别人送了他几方榉木,这会儿他正准备给自己做把新太师椅呢。

  话说他不是个县令吗,怎么又变成木匠了呢?

  他的确是个县令没错,不过,他却是木匠出身,或者说,他家是匠户。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获得升迁,表面上是因为他科举成绩太差,是三甲末流,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出身太低了,要不然,他这县令也不可能一当就是十多年。

  士农工商,虽然这匠户属于“工”这一类,地位貌似比商户还要高那么一点点,其实不然,因为商户好歹还有钱,匠户,不但没钱,很多时候连人身自由都没有。

  明朝的匠户,那真叫一个惨啊,因为他们要到京城轮班,每年都要免费给朝廷干一个月活,冲抵劳役。

  这家伙,这一条简直把大半匠户的命都给要了,要知道,这朝廷征召匠户的时候可是不管远近的,也不给出路费,要离京城近点的倒好说,辛苦一点,走几天也就到了,要是离京城远的,有可能路上得走几个月甚至是半年以上。

  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到了京城还要免费给朝廷干活,而且朝廷还不出来回的路费,这谁扛的住啊,离京城远的匠户,去轮班的时候,那简直就跟上刑场一样,能活着回到原籍的就没几个!

  所以,这轮班制是一改再改,一开始是一年征召一次,后面慢慢变成两年、三年、四年,但是,大部分匠户还是不堪重负,很多匠户直接就逃了,做没有户籍的流民去了,还有的干脆就在京城周边住下了。

  刘守良家还算好的了,因为一开始京城在南直隶,他家就是南直隶的,所以,省了这路途遥远之苦,再加之他家木工手艺是出了名的好,收益也颇为丰厚,这家族就慢慢繁衍起来了,后面京城迁到北直隶之后,他们家干脆就派了个分支专门住在顺天府,应付朝廷的征召,而本家这支在南直隶却是越做越红火。

  现在,刘守良考上了进士,他家等于就是脱离了匠籍,免去了劳役,家族更是因此受益良多。

  不过,因为他家是远近闻名的老匠户,他从小就耳濡目染,一不小心就迷上了木匠活,就算当上知县之后,他仍然执迷不悟,一天就想着干木匠活,不思政务,所以,他这县令当了十多年,却一直没做出点成绩来,或许,这也是他没有获得升迁的一个原因。

  这木匠活也不知道怎么这么让人着迷,历史上,眀熹宗天启就是终日沉迷木匠活,不理朝政,结果当了七年皇帝便撒手西去,留下个烂摊子扔给他弟弟崇祯,崇祯一个没扛住,十多年后,大明朝就这么亡了!

  还好,这刘守良只是个县令,而且,他也不敢怠政,正常坐班的时间他还是老老实实呆在琴治堂,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只有不坐班的时候他才会去干他的木匠活。

  所以,他治理的地方基本都是维持原状,不会变好,也不会变坏,要严格说起来,他这个县令还算是比较称职的。

  他正在那想着新太师椅上雕什么花呢,门口的衙役突然朗声道:“大人,严先生求见。”

  严行?

  这老伙计来干嘛?

  两人是多年的知交,他倒没有因为严行的到来感到厌烦,反而微笑着道:“有请。”

  很快,严行便拎着杨聪的试卷疾步走进来,兴奋的拱手道:“君遂兄,恭喜,恭喜啊!”

  恭喜?

  有什么好恭喜的?

  刘守良不由莫名其妙的道:“建问兄,这喜从何来啊?”

  严行献宝似的把杨聪的试卷递到他面前,随即神神秘秘的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刘守良好奇的接过来一看,是一篇应试的八股文,做的很合规范,字也写的不错,看其内容,也就普通秀才水准,这又有什么好恭喜的?

  他不解的问道:“建问兄,这篇文章有什么出奇之处吗?”

  严行得意的摸着胡须道:“这文章倒没有什么出彩之处,只是做文章之人却是相当的不俗,你猜,他是什么身份?”

  这个倒不难猜,这做文章之人肯定不是秀才,甚至童生都不是,不然就没什么好恭喜的了。

  刘守良饶有兴致的道:“难道这文章是个未曾参加过科举的白丁所做?”

  严行闻言,不由竖起大拇指道:“君遂兄,厉害啊,一下就被你猜中了。”

  刘守良微笑着摇头道:“这有什么,要是个秀才做这么篇文章,你怎会如此兴奋,这文章到底是何人所做啊?”

  严行得意的笑道:“嘿嘿,君遂兄,你想不到吧,这是我县学一位学生做出来的。”

  县学里的学生,那不就是秀才嘛,做这么篇文章有什么好高兴的,刘守良愣了一下,这才吃惊道:“这不会是县学里的例生所做吧?”

  严行忍不住邀功道:“对,就是一位例生所做,君遂兄,你怕是要发达了,治下出了这么个天才,要是异日乡试甚至是会试大放异彩,这功绩绝对少不了你的。到时候如果高升了,你可不能忘了,这天才是小弟给你教出来的。”

  这话的意思,刘守良明白,他治下貌似出了个天才,他很有肯能因此获得不俗的功绩。

  一般地方官员要获得功绩并不容易,尤其像他这种无为而治的知县,想要获得功绩更难。

  他这一直提不上去,跟他的出身是有很大的关系,但功绩也是个因素,他要有不错的功绩,再怎么样,也该升一升了。

  当然,升迁也不一定要靠功绩,如果他能巴结到权贵,升迁起来也很容易。

  可惜,龙溪陈氏的陈文杰把个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却因为痴迷自己的木匠活,根本就没去巴结人家,大好个机会就这么被他白白给错过了。

  其实,他之所以没有去巴结陈文杰,痴迷木匠活只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陈文杰的身份,海商豪门,他也看不顺眼啊,所以,他干脆没去搭理人家。

  这次就不一样了,治下出了个天才,那可是大大的教化之功,这种事,他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问题,仅仅只能考上个秀才算得上天才吗?

  自己治下出个秀才,貌似还不能算是教化之功啊,再怎么滴,这人也得在乡试中名列前面,或者高中进士,才能算教化之功吧?

  他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文章,颇有些不解道:“建问兄,这文章最多也就能考个秀才吧?”

  严行得意的解释道:“是啊,要这文章是他一天时间做出来的,他最多也就能考个秀才,问题这文章是他两个时辰做出来的啊!”

  两个时辰做一篇应试八股文,刘守良自问都没这本事,这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啊!

  不是说他两个时辰就做不出一篇八股文,县试、府试和院试所采用的八股文文体是最标准的,也是最费时间的,而乡试和会试中则分为义、论和策。

  义和策的要求并没有标准八股文这么高,义和策一般三百字左右即可,也不要求后面四段全部写成对偶排比句,有一两组即可,这样的文章,一两个时辰写一篇并不奇怪。

  论就不一样了,论就是最标准的八股文,一般都要写四百字以上,而且必须四组排比对偶句,这样的文章,乡试和殿试都是一篇考一天,也就是说,进士写这样的文章都需要一天左右!

  这位天才到底是谁呢?

  他忍不住追问道:“建问兄,你说的这例生是何人?”

  严行毫不犹豫的道:“就是惠安杨家的杨聪,他昨天还托我帮忙探问,看你最近有没有空,他想请你去吃个便饭。”

  惠安杨家的杨聪!

  那不是府衙通判徐阶徐大人的知交好友吗?

  想请我去吃个便饭?

  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pc蛋蛋注册 官方彩票开户 官方彩票开户 秒速快3 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购彩平台网址 pk10直播 彩票开户平台 线上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