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338 2019.07.20 18:00

  杨聪真没想到,科举考场会是这场景,他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这考场会有点异味,但是,他绝没想到,会臭到这种程度。

  尼玛,真要命啊,他拿着扇子使劲扇了一阵,感觉适应了一点,这才拿起笔来,把早已想好的试贴诗匆匆写到考卷上。

  这试贴诗一写上去,答题就算是完成了,杨聪只感觉又臭又热,实在难熬,无奈之下,他只有找点事情分散自己注意力了。

  这时候干点什么好呢?

  检查考卷吗?

  没必要了,他已经做最好的写了,县试过关肯定是没问题的,而且他这会儿满身的汗,要是不小心滴到考卷上,把上面的字给弄糊了,那可就麻烦了。

  他偷偷抬起头来一看,顿时被对面考棚的考生吸引了目光。

  这对面考棚的考生,怎么形容呢?

  说句不好听的,那真叫一个丑态百出啊!

  有的人,满头大汗,却顾不得擦拭,就那么握着笔皱眉苦思,整个人就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有的人,面色苍白,捂鼻干呕,貌似就要断气的样子;

  有的人,眼神呆滞,摇摇欲坠,貌似就要晕倒的样子;

  有的人甚至扇子都没带,就那么拿着衣袖使劲给自己扇风,却是越扇越热,好不滑稽。

  还有的人竟然不顾形象,敞开袍子,拿着扇子,使劲往袍子里扇风,貌似很舒爽的样子。

  咦,这样也能行吗?

  杨聪偷偷看了看来回巡视的督考官,貌似人家就当没看见一样。

  他忍不住扯开袍子往里扇了几下,果然凉快多了,这办法不错,使劲扇啊!

  观察完那些考生,他又开始暗暗观察起轮流巡视的督考官和县令刘守良来。

  这两个人,表现还真怪异啊,在这么恶臭熏天的环境中,他们竟然眉头都未曾皱一下,甚至,有时候,他们脸上还露出怀念的表情,貌似这股味道值得他们留恋一般。

  卧槽,这两个家伙,不会是科举考试考多了,把脑子给熏坏了吧。

  还有,不管考生露出多痛苦的表情,甚至看上去就要晕倒了,他们也未曾露出一点怜悯之意,仿佛一切都很正常,科举考试就应当这样一般。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他们都是铁石心肠?

  不应该啊,至少县令刘守良不是这样的,他可是跟人家打过交道,这位县令大人虽然不能说爱民如子,但绝对不可能是个铁石心肠的冷血动物。

  看着眼前被太阳晒得都有点扭曲的空气,他不由陷入了沉思,这两人,为什么会是这表情呢?

  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了科举考试的时间。

  这科举考试时间排的,还真是操蛋啊,县试是六月,府试是八月,院试是八月,乡试还是八月,都是大热天。

  会试更操蛋,那可是二月啊,京城的二月有多冷难道这些组织科举的官员不知道吗,难道皇上不知道吗?

  为什么不是春暖花开的四月,也不是秋风飒爽的十月,这科举考试为什么要专挑这种相对恶劣的天气呢?

  他渐渐明白了,其实,这也是一种考试,对人意志力或者说身体承受能力的考试。

  如果意志力不行,受到天气的影响就昏昏沉沉,晕晕乎乎,这样的人,肯定不能当官。

  如果身体承受能力不行,冷不得也热不得,被屎尿味一熏就倒,这样的人,肯定也不能当官。

  还有这考试的安排貌似也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一开始,县试才几十个人,考场还不算拥挤。

  紧接着,府试便成了几百号人,考场环境肯定更恶劣。

  然后,到了院试,最少是上千号人,考场环境恶劣程度又加倍了。

  后面到了乡试和会试,那最少都是数千人甚至上万人,考场环境恶劣程度简直无法想象。

  这样慢慢淘汰下来,不说别的,能通过各级考试金榜提名的,绝对是意志坚强,身体素质过硬之辈。

  从督考官和县令刘守良的表现就能看出来,这两人,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一点不良反应都没有,不得不说,从意志力和身体素质方面来说,这两人绝对算得上是人才。

  这种隐藏的考试手段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想出来的,那些温室培养出来的读书人可被这招给折腾惨了。

  不过,细细一想,这种方式也有可取之处,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些吃不得苦的“病娇男”是应该被淘汰掉,不然,你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想到这里,杨聪不由一阵后怕,这要是让自己再享受几年养尊处优的富贵生活,这恶劣的环境,自己绝对受不了,像现在,自己肚子虽然饿的很,就是吃不下一点东西。

  这怎么行,乡试和会试可是连考三场,每场都是三天,难道三天三夜自己都不吃东西吗,那还考个屁啊,饿都饿死了。

  尼玛,蹲茅坑里吃东西,自己还真没试过。

  但是,这东西,必须得吃!

  他忍着恶心,将装吃食的瓷碗拿到身边,随即狠狠的捏起一根烧饼条毫不犹豫的塞自己嘴里。

  这感觉,真是无法形容啊!

  他生硬的嚼了几口,便拿起茶壶含了口水,一把吞了下去。

  还好,就是有点恶心,倒还不至于喷出来。

  他就这么拿起烧饼条一根根的嚼起来,浑然不管味道,就为了锻炼自己,适应了一阵之后,他又拿起五香肉干丝慢慢吃起来。

  吃着吃着他竟然吃出了其中的美味来,这空气中弥漫的恶臭貌似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这就证明,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环境。

  看样子,蹲茅坑里吃东西也不是那么难吗。

  不由自主的,他脸上慢慢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他这一笑,这家伙,可把对面考棚的考生给恶心坏了。

  一开始,还没人注意到他在吃东西呢,后面虽然有几个考生注意到了,也只是忍着恶心,偷偷看了几眼。

  他这一笑,简直就跟打开了闸门一样。

  这家伙,真恶心啊,这么恶臭的环境中吃东西,他竟然还笑的出来!

  “呕”,又有两个考生吐了。

  正在巡查的刘守良遁声看了一眼,脸上还是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不过,当他遁着那两个考生的目光看到杨聪这边的时候,脸上却同样露出了微笑。

  这杨聪,果然是天才啊,这种环境他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适应。

  吃完东西,杨聪感觉舒服多了,他惬意的拉开袍子,拿着扇子,肆意的扇着,时间不知不觉就这么过去了。

  太阳西沉,酉时到,那督考官突然站在县衙大堂的台阶上大喝道:“所有考生,停笔,收拾东西,稿纸,考卷纸,一律不得带走”

  杨聪闻言,连忙把自己带的东西匆匆收好,又将稿纸和考卷纸分开,工工整整的摆在考桌上。

  紧接着,那督考官又大喝道:“所有考生起立,马上离开考场,不得逗留。”

  总算是考完了,杨聪拎起自己的东西,缓缓站起身来,如释重负的往外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购彩平台网址 彩票开户平台 官方彩票开户 秒速快3 pk10开奖 购彩平台网址 秒速快3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