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九十九章 好消息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298 2019.08.15 08:00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杨聪这段时间不是陪着王宣和俞大猷研读《四书章句集注》,又或讨论《格物致知之理》,就是跑去请教刘守良和徐阶,日子过得倒是颇为平静。

  不过,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被打破了,这天下午,他正和王宣、俞大猷一起研读《四书章句集注》呢,徐阶竟然亲自从府城跑过来找他了!

  杨聪收到护院的通报,连忙带着王宣和俞大猷往杨府大门口赶去。

  徐阶这会儿正站在大门外的牌楼下欣赏自己手书的对联呢,他满脸微笑,频频点头,心情貌似相当不错。

  杨聪跑出来一看徐阶那模样,心里总算是踏实了,还好,还好,这表情,绝对不是出了什么坏事。

  他疾步上前拱手道:“子升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抱歉,抱歉。”

  徐阶见状,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清风贤弟,这就见外了啊,走,我们去里面说话。”

  这热乎劲,每每都让杨聪心中有些莫名其妙,他这会儿虽然隐隐有点明白徐阶是想利用自己对付海商豪门,但是,他还是有点不能理解徐阶为什么要跟他如此热乎,自己就算高中进士又怎么样,人家可是未来的内阁首辅,一个小小的进士在他眼里算个屁啊。

  这家伙,着实让人看不透啊。

  杨聪心中暗自感叹一声,表面上却是热情的把着徐阶的胳膊,将徐阶迎进自己的主宅大堂,又命人上了香茗,这才好奇道:“子升兄不辞辛劳从府城赶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啊?”

  徐阶满脸笑意的点头道:“是啊,是有大事,而且还是大好事,清风贤弟,你猜,是什么事?”

  大好事?

  自己都院试第一,连中三元了,还能有什么大好事,这年头又没什么保送名额,就算自己连中三元也不可能免试成为举人,难不成还能给自己封个大官不成?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自己就是个秀才而已,当个九品芝麻官都够呛。

  他不解的摇头道:“这个,小弟还真猜不出来。”

  徐阶闻言,不由惊奇的打量了他一番,这才微笑道:“清风贤弟,你怕是读书太用功了吧,这么重要的事你都能忘了?”

  杨聪不由尴尬的道:“子升兄,到底什么事啊,小弟真不记得了。”

  徐阶仍有些惊讶的问道:“真不记得了?”

  杨聪老老实实的点头道:“真不记得了。”

  徐阶见状,不由苦笑着摇头道:“清风贤弟,虽说这书中自有颜如玉,你也不能读书读的把真正的颜如玉给忘了吧,我给你提个醒吧,张岳张大人给我回信了。”

  张岳?

  张贞!

  杨聪终于记起来了,貌似在一年多以前徐阶曾经跟他说过,只要他能考上秀才,就能成为张岳的乘龙快婿。

  这事,他真忘了。

  这也不能怪他,由于张家的过分“傲娇”他原本就对这门婚事没抱什么希望,再加上后面他又遇上了毫无架子的陆灵儿,而且两人都差不多已经订下终身了,他那里还会去想那虚无缥缈的张贞,这会儿他只想着赶紧通过乡试、会试和殿试,然后去迎娶陆灵儿。

  没想到,他忘了,徐阶却没忘。

  这下,杨聪真的懵逼了。

  徐阶可不知道他已经跟陆灵儿私定终身了,这事,怎么跟人家说呢?

  尴尬啊!

  他愣了一下,这才试探道:“张大人怎么说?”

  反正这会儿自己跟张贞八字还没一撇呢,先看看人家张岳什么意思吧。

  徐阶真没想到杨聪对这门婚事变成了这态度,杨聪这样子,好像对迎娶张贞已然没抱什么希望了!

  这样可不行,张岳在信中已隐隐有意和他们阳明一脉共抗朝堂风浪了,这么一个有望掌控都察院的人物可不能轻易错过了。

  他想了想,干脆装出替杨聪高兴的样子,兴奋道:“清风贤弟,恭喜啊,张大人的意思,让你赶紧去跟张贞见个面,如果张贞不反对的话,等这次会试一过,你们就可以成亲了。”

  他这话可不是真的,张岳的意思其实和陆松夫妇的意思差不多,人家也觉得杨聪这身份地位实在太低了,怎么滴也得靠个进士才能配的上张贞啊。

  不过,他这话也不是完全在骗杨聪,他认为,以杨聪的能耐,这次考个举人肯定不成问题,只要杨聪能中举,他就有把握说服张岳同意让杨聪和张贞成亲,毕竟这进士可不是这么容易考上的,杨聪多考几次也不奇怪,总不能让张贞再等三年甚至六年吧。

  所以,在他看来,最重要的就是这次相亲,只要杨聪能博取张贞的欢心,这门亲事十有八九就成了。

  杨聪这会儿正在懵逼中呢。

  相亲?!

  这个,没必要了吧?

  陆灵儿都已经对他芳心暗许了,他还有必要去跟张贞相亲吗?

  他看着徐阶那满脸“兴奋”的样子,也不好扫人家的兴,他想了想,干脆含含糊糊的道:“这个,子升兄,人家可是大家闺秀,能看上我这种商户子弟吗?”

  杨聪这明显是在打退堂鼓啊,这怎么行,徐阶连忙鼓励道:“清风贤弟,你可是连中三元的才俊,再加上你这风度翩翩的模样,有几个少女能不芳心暗许啊,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保证你能俘获美人芳心。”

  这个,要骗个独处深闺不通世事的少女,他还是的确有把握,怎么滴,他假假也是个高富帅不是,问题他不想去骗人家啊,他已经名草有主了好不。

  他正在那里犹豫呢,门外突然传来老太爷杨荣的大笑声,“哈哈哈哈,徐大人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老朽有点事出去了,未曾亲身相迎,还望徐大人海涵。”

  这话一说完,杨荣便满面春风的出现在大堂门口。

  杨聪连忙起身将他迎了进来,并直接将他让到了主位,徐阶也连忙起身拱手道:“老太爷客气了,徐某来得匆忙,未曾事先告知,着实有些冒昧了。”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老太爷杨荣这才问起了徐阶此行的目的,当他得知徐阶竟然为了杨家和张家的亲事专门写信去张岳那边游说,自然是感激不尽。

  至于相亲的事情,他更是欢喜得不得了。

  陆灵儿的事,杨聪自然早就跟他说过了。

  但是,他却认为此事希望不大。

  陆灵儿的母亲可是皇上的奶娘,而且,陆灵儿的父亲还是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这种豪门显贵会看上他家吗,这事太不靠谱了,他倒是觉着近在东岭的张家更靠谱一点。

  所以,徐阶刚忽悠了他几句,他当即便拍板,明天就带着杨聪去相亲。

  这老太爷杨荣一发话,杨聪就没办法含糊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去东岭张家试试了。

  这事整的,要张贞真的看上他了,可怎么得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pc蛋蛋注册 购彩平台网址 pk10游戏 官方彩票开户 pk10开奖走势图 pk10开奖结果 购彩平台官网 pk10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