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七十一章 剧情突然反转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127 2019.08.01 08:00

  杨聪这胆子真肥的不行了,吴堂带着一众落榜考生质问他呢,他竟然指着吴堂,连带那些落榜考生一起骂!

  什么叫众怒难犯,你不知道吗?

  你不知道,就让你知道知道。

  吴堂还没开口呢,那些落榜考生纷纷伸出手,指着杨聪怒喝道:

  “你说谁睁眼瞎呢?”

  “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无法无天吗?”

  “你白痴啊,我们不知道他叫吴堂吗?”

  “......”

  这架势,要不是知府大人和左参议宋应奎在场,他们都要扑上来揍人了。

  这帮白痴!

  杨聪伸手反指着他们大喝道:“你们不是睁眼瞎吗?他叫吴堂,同安考生吴堂,本届府试第六名,那么大的字,你们没看见?”

  “啊!”

  那些怒气冲冲的落榜考生差点被杨聪这话噎的神经错乱。

  这吴堂竟然是府试第六,跟他们不是同类人啊,这事情,好像不对啊!

  这也不怪他们疏忽了,因为当时吴堂在榜文前叫嚣的时候绝大部分落榜考生都不知道他是谁,而且大家看榜文一般都是找自己的名字,至于其他人的,那都是一眼扫过去了,能把前三名记住就不错了,谁记得第六名是谁啊。

  这就造成了他们睁眼瞎的事实,因为他们知道吴堂名字的时候都已经不在榜文跟前了,而且大家都被“杨聪作弊”一事气的义愤填膺,压根就没去想吴堂是不是落榜考生的问题,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能带着他们这些落榜考生状告杨聪的,必定是落榜考生无疑。

  没想到,这吴堂不但不是落榜考生,还是府试第六名。

  这事情,很明显不对劲啊,你都上榜了,而且还是第六名,为什么要带着大家瞎起哄,难不成你认为自己能得第一,问题,你前面还有四个人好不好?

  一众落榜考生这会儿都被惊的目瞪口呆,满脸疑惑,旁边看热闹的人更是“嗡嗡嗡嗡”、“嗡嗡嗡嗡”议论不休。

  这吴堂,到底什么意思啊,难道真是嫉恶如仇,看不得人作弊,这才出头带着人状告杨聪?

  开玩笑,这年头,哪还有这种白痴。

  这吴堂真是府试第六名?

  这会儿知府顾可久也反应过来了,他貌似对吴堂这个名字真有那么一点印象,他忍不住招过一个亲随确认了一下,待从那个亲随那里等到肯定的答复,连他都悚然一惊。

  这事情,绝对有问题!

  府试第六名,带着一帮落榜考生状告府试第一名,脑子有病啊!

  他吗脑子有病也不会这么干啊,这中间绝对有问题。

  他忍不住转过脸去,狠狠瞪了吴堂一眼。

  你家伙,什么意思啊,都府试第六了,还带头在这闹。

  吴堂这会儿额头都冒出毛汗来了,他开始也没意识到这个漏洞,他更没想到杨聪会突然来这么一出啊,怎么解释呢?

  杨聪可不想给这家伙解释的机会,他紧接着便装出蒙冤受屈的样子,委屈的怒吼道:“你们都上当了,知道吗?你们都被他利用了,知道吗?他为什么要告我,你们知道吗?他这是恶人先告状啊,因为他作弊的事不小心被我撞破了,你们知道吗?他这是想陷害我,害得我被关进大牢,让我没办法揭露他们作弊的事啊!你们知道吗?”

  “哗。”,围观的人群再次轰动了,这剧情反转的也太突然了吧!

  没想到啊,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吴堂竟然是因为自己作弊的事情被撞破而反咬杨聪一口。

  这事情真是这样的吗?

  围观的人想知道,落榜的考生也想知道,顾可久更想知道,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吴堂,看这家伙会怎么解释。

  吴堂这会儿心里苦啊,他的确作弊了啊,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作弊的事情有没有被张斌撞破啊,万一是真的,自己岂不是完蛋了。

  他支支吾吾,躲躲闪闪,眼珠子乱转,表情丰富的很,但是,就是半天都崩不出个屁来。

  顾可久一看吴堂这表情,心里便猜出个八九分,这家伙估计真如杨聪所说的那样是作弊被人撞破了,才反咬一口的。

  这事情整的,看样子自己真的是冤枉杨聪了,他略有些尴尬的问道:“杨聪,你说什么撞破吴堂作弊一事是真的吗?”

  杨聪连忙拱手道:“回知府大人,此事千真万确,要不这吴堂为何无故状告学生作弊呢?”

  你还说这些废话干嘛,本官想知道的是具体情况,顾可久皱了皱眉头,继续追问道:“你可有证据,这事具体是什么情况?”

  证据,我有啊,但是现在不能拿出来。

  这吴堂只是个死跑龙套的,大鱼还在后头呢,他可不会为了收拾个龙套把所有证据全抖出来,在没有把握收拾宋应奎和陈文杰之前,证据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以免打草惊蛇。

  他假装犹豫了一下,这才尴尬道:“这个,证据学生暂时还没有,学生只是看到了他们作弊的过程,这些学生都写在状子里面了,还请大人明察。”

  顾可久同样尴尬无比,他一开始还认为是杨聪在作弊呢,所以,杨聪递上来的供状他压根就没看。

  这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作弊的是吴堂,而不是杨聪,他连忙展开捏在手里的供状仔细看起来。

  杨聪并没有在供状中提什么证据,他只是说自己跟龙溪陈家的陈文杰有过节,而这次住到承天寺之后他又无意间发现陈文杰也住在里面,因此,他便派手下随从暗中盯着陈文杰,以防止这家伙对自己不利。

  没想到,这一盯却发现,陈文杰先是去了趟督考官宋应奎那里,紧接着又去了趟考生吴堂那里,而且,府试的时候吴堂正好坐他对面。

  他见吴堂不到半个时辰便将答卷做完了,便知道这吴堂肯定是作弊了,所以,考完之后,他便去查吴堂和陈文杰串通作弊的事情。

  这事情还没查出什么眉目来呢,他的行动也被陈文杰和吴堂察觉了,他估计吴堂和陈文杰会反咬一口诬蔑他,便写了这个状子,状告吴堂、陈文杰、宋应奎串通一气,在府试中作弊。

  顾可久看完状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他有一种直觉,这杨聪说的,应该是真的。

  但是,这个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龙溪陈家啊,龙溪陈家可是海商豪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购彩平台官网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网址 pk10开奖结果 PK10开奖 pk10开奖记录 彩票开户平台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