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pk10开奖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八十四章 拼了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270 2019.08.07 18:00

  杨聪这会儿真有点云里雾里了,这年头不是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吗,这陆灵儿跑他住处来找他是几个意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别开玩笑了,陆灵儿第一眼看到自己可不是动情了,而是动刀子了,要不是自己机灵,被她揍一顿都有可能。

  他可不认为自己自带神秘的主角光环,走哪儿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陆灵儿的身份摆在那里呢,她能看上自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么,陆灵儿为什么来找他呢?

  这大家闺秀不是应该在深闺中闭门不出,避免抛头露面吗?

  其实,是他想错了,陆家虽然在嘉靖朝中后期显赫一时,隐隐成为朝堂之上的第一世家,但嘉靖朝之前,陆家并不是什么豪门世家。

  陆灵儿的爷爷陆墀只是锦衣卫一个小小的仪仗队总旗而已,而且,陆墀还被派送给兴献王朱祐杬当了随侍,并跟随兴献王朱祐杬就藩湖广安陆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墀等于已经被锦衣卫排斥在外了,如果没有意外,陆家就只能跟随兴献王世世代代待在安陆州,当个护院小队长了。

  陆家之所以崛起,完全是因为嘉靖皇帝莫名其妙的继承了大统。

  这嘉靖皇帝一继位,陆家便跟着鸡犬升天了。

  陆灵儿的母亲可是嘉靖皇帝的奶娘,明朝的皇帝,对别人兴许冷酷无情,但是,对自己的奶娘那都是相当的好,比如天启对自己的奶娘客氏,那简直就是当皇太后在供着。

  嘉靖皇帝对自己的奶娘虽然没有天启那么夸张,但也是恩宠无比,不说别的,光是从陆炳的权势就能看出一点端倪。

  历史上,陆炳上位之后那也是权势熏天,谁不服就要谁的命,比如内阁首辅夏言,大将军仇鸾等等,都可以说是被他弄死的,而嘉靖皇帝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奶兄弟”装逼,从未责怪过他一句。

  不过,能给人去当奶娘的,大多身份地位不高,要是有钱有势,谁会让自己的老婆去抛头露面给人当奶娘啊?

  陆家就是这样,在嘉靖皇帝没有继承大统之前,他家说白了也就是兴献王府护院的小头目而已。

  这会儿陆家还在崛起过程中,陆炳还未横空出世,手握大权,所以,陆家这会儿还处在普通军户向豪门显贵转化的阶段,他们还保留着很多普通军户的习性。

  这普通军户家里的女儿自然不会当大家闺秀养,所以,陆灵儿说要来给他舅舅贺寿,陆松也就是磨叽了几句就同意了,倒是嘉靖皇帝这“奶兄”不放心自己的妹妹,特意拉着她叮嘱了半天,还给她配了两个超级厉害的护卫。

  陆灵儿这会儿也没当自己是大家闺秀,她来找杨聪其实也没什么事,她就是好奇杨聪找她舅舅帮忙的事。

  她可是相当机灵的,刚杨聪那含含糊糊的说辞可敷衍不了她,她知道杨聪是得了舅舅的暗示,在她面前打马虎眼呢。

  这两个人,以为打个马虎眼就过去了吗,哪有这么容易,她早就划算好了,等杨聪一离开她舅舅,她就追上去问个明白,所以,这会儿一打听到她舅舅已经把杨聪安排到雅竹院来休息了,她立马就跟过来了。

  杨聪可不知道这姑奶奶来干嘛,他亲自跑到大门口,将陆灵儿迎进主宅大堂,又命人上了香茗,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陆公子亲自到访,不知道有何贵干啊?”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杨聪她也算是见过一回的熟人了,再加上这会她舅舅不在场,陆灵儿可没那么多顾忌了,她摆了摆手,撇嘴道:“得了,你就别装了,还公子公子的叫,真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啊?”

  我晕,这话说的,好直接啊!

  不过,直接好啊,我也喜欢直来直去,说话拐弯抹角很累的。

  杨聪尴尬的笑了笑,随即直接道:“陆小姐毕竟是大家闺秀,我这不是害怕点破了小姐的身份,有点唐突佳人嘛。”

  陆灵儿闻言,竟然娇笑道:“什么大家闺秀,什么小姐,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呢,我那是什么大家闺秀,我家就是军户,我爷爷,我爹,我哥都是锦衣卫军户,你几时听说军户家还有大家闺秀的?”

  这年头,军户的地位的确不高,甚至还没农户高,也就能比匠户和商户强一点,如果是底层屯卫军户,甚至还不如匠户和商户呢。

  不过,陆家可不是普通军户,杨聪直言不讳道:“你家这军户可不是一般的军户,你爹可是都指挥佥事,正三品的武官,而且还是锦衣卫,天子亲军。”

  陆灵儿撇嘴道:“得了吧,我爹以前也就是个总旗,只是熜哥哥当了皇帝之后才提为都指挥佥事的,不说这个了,你刚跟我舅舅说什么去同安接一万两银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我舅舅照应啊?老实交待啊,别想含含糊糊敷衍我。”

  说到这里,她眼中已然露出强烈的好奇光芒。

  杨聪一看她这样子,明白了,原来她是好奇自己为什么请她舅舅帮忙。

  晕死,熜哥哥!

  这会儿杨聪才意识到,当朝皇帝名字里也带了个“熜”字啊,虽说此“熜”非彼“聪”,但读音可是一样的,自己要不要避讳呢?

  这个问题貌似还不是最重要的,这会儿最重要的是,这个陆灵儿自己要不要试着追求一番呢?

  他忍不住偷偷看了陆灵儿一眼,那小心肝竟然忍不住砰砰跳起来。

  这陆灵儿可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啊,而且她的家世更是这天下少有的,当今皇上的奶亲啊,如果能追到,那可就发达了。

  问题,正是因为她这身份,自己有点不敢下手啊。

  他正在那犹豫呢,陆灵儿突然娇喝道:“喂,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在想办法敷衍我,我跟你说,你要敢再含含糊糊,我就让舅舅不要帮你,我舅舅对我可是言听计从,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晕,她这假装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啊!

  杨聪心中暗暗一咬牙,拼了,这么有身世有背景的美女上哪儿找去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自己如果白白错过了这个机会,非得后悔一辈子不可。

  想到这里,他努力装出印象中最帅气的表情,神神秘秘的道:“这事,很复杂,一时半会可说不清楚。”

  嗷呜!

  很复杂?

  越复杂越好啊!

  要是简简单单的,那能有什么意思。

  陆灵儿就差仰天大啸了,复杂的故事,好啊!

  她忍不住催促道:“你倒是快说啊。”

  杨聪闻言,深深吸了口气,随即便故作深沉,装出一副久经沧桑的样子,将自己和陈文杰的故事,从头至尾,缓缓道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北京PK10开奖 pk10开奖结果 线上彩票开户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网址 官方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官网 官方彩票开户 pc蛋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