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奖 历史 架空历史 明朝富家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 第九十章 传说中的太监(下)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2157 2019.08.10 18:00

  杨聪跟陆灵儿相处也有几天了,两人也熟络的不行了,不过,陆灵儿这两个护卫是什么身份他却一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两个护卫是嘉靖派给陆灵儿的。

  这两个家伙也阴沉的很,跟谁都不不说话,所以,这几天,杨聪连他们的声音都没听到过。

  不过,今天这其中一个家伙一开口,杨聪马上就猜出来了,这俩十有八九是宫里的太监,正常男人声音可没这么尖。

  杨聪能猜出这俩是太监,薛希琏可没往太监那个方向想,因为他不知道这俩是嘉靖派给陆灵儿的护卫啊。

  他这会儿着实有点来火了,这帮家伙,有病是吧,老在这里喊住手。

  住你吗的手啊,他指着那护卫怒喝道:“老子是永宁卫高浦所千户薛希琏,你又是什么东西?”

  晕死,原来是高浦所的千户,按理来说应该是自己人啊,可惜永宁卫指挥佥事尹风还在安平巡检司等消息呢,要是尹风在,这家伙就张狂不起来了。

  杨聪正想着怎么劝住这帮人,然后派人去叫尹风过来了,那护卫却从怀里掏出个牌子,丢给薛希琏,阴阴的道:“杂家不是什么东西,杂家只是御马监一个小小的监官而已。”

  御马监?

  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薛希琏接过牌子一看,是块铁牌,背面没字,不过却刻着一条蟠龙,这好像是皇宫里的东西啊!

  这时候,他终于记起来了,御马监,皇宫二十四监之一,势力仅次于司礼监,有段时候,势力甚至还超过了司礼监。

  这家伙是皇宫里出来的吗?

  这蟠龙看上去有点像啊,这会儿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这家伙声音好尖,跟传说中的太监一样尖!

  他颤手翻过牌子一看,上面刻着“御马监腾骧左卫监官王永”。

  “咕噜”,薛希琏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他估计,这家伙十有八九真是宫里出来的太监。

  都司卫所的武官谁不知道腾骧左卫啊,武骧左卫、武骧右卫、腾骧左卫和腾骧右卫合称四卫营,又称羽林军,是皇上的贴身护卫,而管着羽林军的正是御马监。

  而御马监还曾有过一个更恐怖的名字,那就是“内行厂”或者说“西厂”,“西厂”在成化和正德年间那简直比阎王爷还可怕,这才过去十多年,薛希琏自然依稀有点印象。

  这御马监监官就是羽林军四卫营的监军,在成化和正德年间他们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内行厂监公,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比西厂督公还吓人,因为西厂督公很少会亲自出马害人,动手的基本都是这些监公。

  这种恐怖存在,可招惹不得,薛希琏甚至都不敢去赌这王永是不是真的御马监监官,他小心的凑上去,双手举着牌子恭恭敬敬的递还给王永,颤声道:“公公,不知是您老人家大驾光临,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王永接过牌子往怀里一踹,随即冷冷的道:“你得罪了杂家倒没什么,杂家最多也就把你给宰了,你得罪了杂家的主子,最少诛三族,你信不信?”

  主子?

  这女的不会是公主吧!

  薛希琏都快吓出尿来了,他哪敢问陆灵儿是不是公主,这会儿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他偷偷瞄了陆灵儿一眼,随即便连连拱手道:“下官不敢,下官告退。”

  说完,他就想召集手下,转身走人。

  王永却是阴阴的道:“慢着,主子还没发话呢,谁让你走的?”

  薛希琏闻言,顿时僵那里不敢动了,他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陆灵儿,希望这位“公主殿下”能高抬贵手放过他。

  陆灵儿倒是没想到王永的牌子这么管用,这薛希琏瞬间就怂了,该怎么处置呢?

  她想了想,不由满脸为难的看向杨聪,因为她一时半会还想不来怎么处置此事啊。

  杨聪见状,眼珠子一转,随即假假意思拱手道:“薛大人,辛苦了,麻烦你把这聚众闹事的陈文杰一伙抓起来。”

  薛希琏闻言一愣,抓陈文杰?

  这,有点过分了吧?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抓下陈文杰又不会死,要得罪了“公主”和御马监的监公那可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他咬牙道:“来啊,把陈文杰一干人等抓起来。”

  陈文杰总共就带了两个护卫一个随从,要抓起来可比抓杨聪带来的这二十多个人简单多了。

  这会儿这些屯卫也看出来了,千户大人貌似被眼前这几个人吓坏了,这几个绝对是相当恐怖的存在,他们可不敢让千户大人被人诛了三族什么的,一百来个屯卫毫不犹豫的一拥而上,一眨眼功夫就把陈文杰等人反扣双手抓起来了。

  陈文杰一见反抗无用,忍不住对着薛希琏大吼道:“薛大人,你干什么?”

  干什么?

  差点被你害死了,你还问我干什么?

  薛希琏干脆把脸往旁边一偏,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这个时候,杨聪才打马上前,弯下腰,拍着陈文杰的脸道:“陈公子,下次给我送钱的时候可千万不要这么客气啊,我这人害怕大场面。”

  说罢,他直起腰来,对着薛希琏道:“带走。”

  带走?

  往哪儿带啊?

  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貌似杨聪也不想把龙溪陈氏得罪狠了,所以让自己把陈文杰这家伙带回去。

  他连忙拱手作揖,连连道谢,随即“押”着陈文杰等人狼狈的向西去了。

  陆灵儿看着他们的背影,不解的问道:“清风,难道就这么算了?这个陈文杰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竟然让高浦所的屯卫来抓我们,难道就这么轻易饶了他?”

  饶了他又怎么样,他就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二世祖而已,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杨聪微笑道:“我们可是来拿银子的,又不是来拿人的,难道把陈文杰杀了不成?他爹可是当朝都察院御史,如果为了这么点小事把他给收拾了,后面的麻烦可就大了”

  陆灵儿一想也是,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把个朝廷命官的儿子给杀了吧,她可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人。

  这会儿陈文杰和其随从已经被押走了,两辆满载着银子的马车却是留下了,甚至连拉车的马都留那里没动,倒是省了不少事。

  杨聪令人打开箱子稍微检查了一下,随即便带着一万两银子,和陆灵儿一起兴高采烈的回永宁卫城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
购彩平台网址 线上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官网 购彩平台官网 官方彩票开户 北京pk10计划 购彩平台网址